关于新冠疫情对于自由撰稿影响的关键采访

作者Katya Podkovyroff Lewis
Jun 4,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Computer

自由记者处于新闻行业的核心。但是随着新冠疫情导致各个层级进行预算削减,自由记者们寻找工作变得艰难。没有了身后的组织性支持,许多自由记者要为自己的安全和健康负责,而此时此刻,这两者都面临着威胁。

自由记者要怎样去应对这场危机?他们如何重新工作或者利用这段时间投资于职业发展?新闻机构进行了哪些关于自由记者未来的讨论,编辑们需要什么内容?

独立记者和影片导演Zoe Flood与独立多媒体记者 Melissa Noel、BBC非洲眼主编Marc Perkins周二举行对话,内容是关于自由撰稿。论坛由ICFJ、国际女性媒体基金会、ACOS协会、达特新闻与创伤中心以及前线自由记者联盟联合主办。

 

关于报道 

  • Noel,在加勒比地区报道的自由记者,由于被疫情禁足而将她的报道重心转化为了美国国内事务。“我想无论你在哪里,注意哪里有热点。编辑们当时在寻求什么?事情怎么变化了?注意你可以独特适应你所报道的具体内容”。
     
  • Perkins说他的团队做到了仅仅依赖于自由记者报道新冠疫情与非新冠疫情议题却可以全力开动。“我想可能会出现冠状病毒疲劳,人们会希望看看其他内容。现在我就在寻找其他并非直接与仅仅报道新冠疫情相关的其他项目”。

[Read more: To stay or go? International freelancers face challenges during pandemic]

关于经济冲击

  • Perkins承认尽管当下自由撰稿是一个很具有波动性的职位,但它一直如此。相反,他说当经济不稳定传递到各个方面时这只是被放大了。为了抗击这种个人不稳定,Perkins建议拓展收入渠道、向多个机构自由撰稿以及习得多种技能以应对自由撰稿机会降低。
     
  • Noel补充,“作为自由记者,你把自己想象为商业,如何盈利,这很重要”。
     
  • Flood也同意Noel的说法,补充说专业的发展以及增添多种收入流“是自由记者应该无论境遇如何都要做的,因为这是你能够保护自己不被经济或职业冲击所伤害的。尤其是作为自由记者,你的境遇会更加脆弱坎坷”,她说。“我想如果你此刻不是特别忙,考虑各种选择以及如何发展收入,为自己创造一个缓冲”。

关于职业发展

  • “我现在会说,我的建议之一会是向不同机构申请奖学金或者资助金,因为你不仅仅要真的聚焦于你在尝试报道的内容,还因为你能够真的扑身于你想要做的事”,Noel说。提及她的多媒体技能,Noel还提到了她能够达到编辑的不同需要的原因在于她能够适应不同的工作。
     
  • Flood还强调了技能包的流动性,但是补充说,“你并不需要买一个相机,你的手机上就有相机,你可以学习电视的原理,这样故事可以视觉化讲述”。
     
  • “现在是时候接触更多的约稿编辑,如果你有更多时间,有意识或无意识,现在也是时候看看全球的机会了”,Perkins说。“你要使自己的名字被知晓,自由撰稿是一项残酷的工作,你不能安静害羞,你要礼貌并且持之以恒,这很重要”。

[Read more: Common mistakes journalists make when submitting pitches]

关于报选题

  • Perkins推荐有了完整选题想法再报这样编辑能够了解你此前所做的功课,而非仅仅给出一个想法。“如果你的预先功课做得够好,并且你说,是的,我报的这个项目或者想法很近似或者很适合,你就会得到更好的机会”,他说。Perkins还承认在疫情之前上报的选题很多由于这段特殊时期而被改编了。
     
  • “我要补充我为五家不同新闻机构工作,有电视也有数码,这也是我从编辑们那里获得的信息。现在是时候开始看看其他报道了,所以可能是与疫情相关的,但更多是关注影响”,Noel说。 

关于安全考虑

  • “我想我最大的顾虑之一是,有个人防护装备,以及调整你的报道”,Noel说,指出不得不更频繁地消毒她的装备,同时关注她与采访对象之间的安全距离。

    “但是我确实理解有条件拥有这些并非人人做得到,这取决于他们在哪里工作以及在哪里生活。所以对我而言,安全必须是第一位的。我拒绝了那些感觉可能威胁我的健康的工作任务。”
     
  • 然而对于全球的自由记者而言,Perkins指出那些身处被认为相对不够安全的区域的自由记者,尤其是对于记者而言,更可能要应对诸如政府或者其他机构的长期影响结果。

     

关于自由记者的重要性

  • “我想自由撰稿的美好在于它给你机会去做如果你是个全职员工永远不会做的。我的意思是,做一名自由记者的全部意义在于你获得了独特的机会去改变”,Perkins说。 
     
  • “现在,远超以往,自由记者们变得非常重要,尤其是新闻机构记者或者团队不可能无处不在,所以我们就可以成为眼睛和耳朵。我想继续下去,随着我们面对更多挑战,这会变得更加重要”,Noel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