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女性媒体人是怎样的?四位女性分享了经验

作者Destiny Alvarez
Oct 15, 2019 发表在 多元化
Rosalind Donald

女性为了平等和在工作场合的地位抗争了数十年,尽管取得过一些成果,战役仍在继续。对于媒体人女性,关于多元化的谨慎思考和积极彼此支持互助在工作场合的性别抗争中起到关键作用。

每个学期,俄勒冈大学都会邀请领军的媒体人和学者参加 “解密媒体”系列讲座,这是2016年建立的。尽管讲者们来自于多元化的媒体专业人士,讲座最新一期则邀请了四位女性 — 史上第一次。

今年春天,获奖数据新闻记者Jennifer La Fleur,新闻学教授Susan Robinson博士,气候变化研究员Rosalind Donald,以及当时斯坦福的JSK研究员McClatchy的Mandy Jenkins,对学生和教职员工做了讲座。

除了分享工作中的点滴,她们还分享了作为女性在媒体行业中的亲身经历。基于一对一采访,这里是一些她们对于行业中的女性所面临的机会和挑战的反思。

引言被编辑简洁了。

Mandy Jenkins, McClatchy

Mandy Jenkins, McClatchy
Mandy Jenkins speaking at the University of Oregon in Spring 2019. Image via OR Media. 

 

尽管很多记者会遵循座右铭“千万别阅读评论”,McClatchy和谷歌联合创立的指南针项目经理Mandy Jenkins却说,阅读和回答因为关心所以互动的人是记者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互动也是社交媒体新闻的关键环节,也就是使用社交媒体吸引受众,传播信息等等。

“我认为社交媒体的崛起是与女性的崛起相联系的,”Jenkins说。“有很多女性在新闻行业创造了巨大影响,但是我们仍然没有在顶层看到这样的变化。我想那需要更久的时间”。

“关于女性为什么能在新闻行业创造飞跃我有自己的理论,”她补充。“有一段时间女性被规定要从事艺术和社群报道。后来,当我进入行业的时候,都是社交媒体新闻的工作”。

Jenkins说当她进入行业的时候,数码新闻、社交媒体和社群互动的工作不大吸引人且被看作是“图腾柱低端”的。印刷纸媒仍是新闻行业的前沿,所以女性进入那些领域比较容易,并且由之领军了那些岗位。

“女性通过这些工作得以逐渐向上爬升,因为这些工作曾是男性不愿意做的。随着这些工作变得重要,这些岗位上的女性也变得重要。很多这些女性现在慢慢升职到了更高的职位,比如编辑岗位。”

Rosalind Donald,哥伦比亚大学

Rosalind Donald是专注媒体气候变化科学与政策事实核查网站“排碳摘要”的前记者和副主编。现在她成为了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的博士生和研究员,她的研究专注于社群对于气候变化的理解;这是一个她认为将成为任何新闻报道领域的一部分的话题。

“报道气候变化或者相关科学很困难,”Rosalind Donald说。 “你会看到有人说这是科学领域所以你不该涉足。但是女性在复杂领域每天与之相伴,不仅仅是记者们”。

新闻要求长时间工作,而大的任务往往会使得一名记者长时间离家而无法拥有平衡的家庭生活。女性会被问起在事业和孩子之间如何抉择或者何时生孩子。那些要求她们做出抉择的,以及由于她们没有“选择”事业而对她们关上大门的编辑和其他记者们,辜负了新闻编辑室的母亲们。

Donald同意作为一名女性媒体人就是一种挑战,但是做一名有色人种女性,或者一名母亲,则会更加困难。

尽管对话围绕着性别偏见以及在新闻编辑室中增加多样性而展开,有色人种女性做母亲的女性仍在继续为了获得行业内的代表性和支持度而斗争。

在生活选择和为了代表性而抗争之外,女记者们也为了尊重和安全而抗争。你在哪里做采访 — 哪里更安全?如果采访对象打你怎么办?这可能并不总是发生,但是当他们不把你视为专业人士的时候就有可能发生。

“有很多人们告诉你的事情使你觉得你并不如此。我不再是20几岁,我结婚了,我是个白人女性,所以我的经验依然对很多人是正面的。”

Susan Robinson教授,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 

Susan Robinson, UW-Madison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s Susan Robinson. Image via OR Media.

 

根据Poynter所做的一项报告,女性把持着新闻学院,但是在新闻编辑室里可不是这样。哥伦比亚大学新闻评论的一项研究显示,新闻编辑室的领导层的多元化需要改革。在135家这个国家最广泛发行的英文报纸之中,73%的编辑是男性,90%是白人。

“我感觉我们在新闻编辑室性别平等方面正在做出巨大跨越。但是在新闻学院较少,高层更少,”Susan Robinson博士说。

Robinson报道商业、科技和农业 — 都是被男性垄断的行业 — 还说她的性别带来挑战。“尤其是和我的信源打交道,因为妻子们会对我和她们的丈夫喝咖啡感到不爽,”她回忆。“总有一些不实的谣言,但是就是这样,很艰难”。

信源们会称呼她昵称,评价她的外表。“这很糟糕 — 但这是恒常的,”Robinson说。“但是那都是在我新闻编辑室以外的,我在里面的时候足够幸运,几乎人人平等。”

 

Jennifer LaFleur,调查报道工作坊

Jennifer LaFleur, American University
American University’s Jennifer LaFleur.  Image by OR Media 

 

“我因为在学校做数学和科学而心灰意冷,” Jennifer LaFleur说,她是调查报道工作坊的数据编辑和美国大学的数据新闻讲师。然而,她对于追逐数据新闻事业 — 那时候叫做电脑协助报道 (CAR) — 大胆藐视。

这些年里,LaFleur见证着行业成长,尤其是在性别平等方面。她记得当她初初进入这个行业,她参加了一个女性的活动,只有五个人出现。

如今,女性组成了峰会大约一半的参与者,据LaFleur所言,并且上一次她们尝试举行一个类似的给女性的活动,她们甚至找不到足够大的活动场地。

“那是唯一一个当我不得不在厕所排长队我却感觉很开心的地方,”她说。

根据LaFleur,是大家的责任将更大的多元化带到这个领域。 

“当我组建一个团队,我当然尝试雇请年轻女性和有色人种记者,因为我长久听说要有一个多元化的新闻编辑室很难,而我,拥有一个多元的新闻团队,很棒。”

为了项目和奖学金作辅导对于资深记者而言是很好的找到新的上进的记者并且帮助他们成长的时机。拥有多元的新鲜观点可以提升新闻编辑室以及新闻业务的质量。

“有其他女性取得成功,我们都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