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记者精神健康的资源和经验

作者Sherry Ricchiardi
Feb 19, 2016 发表在 记者安全

报道悲剧、惨剧和遇难者对于记者来说不是一件好受的事。对于深处暴力争端地区的记者而言,他们需要付出额外的代价。

巴基斯坦吉泽在2014年12月16日经历了最痛苦的一天——塔利班武装分子袭击了白沙瓦的一所公立学校,枪杀144名手无寸铁的学生,他们年龄大多不超过16岁。这个无耻的恐怖攻击引发了全球关注。

新闻报道并没有因为遇难者的葬礼而结束。

巴基斯坦记者撰写了无数关于悲伤家属和灾难见证者的后续报道——这些报道的细节让人心碎。

在袭击发生后,白沙瓦最大的医院“Lady Reading Hospital(雷丁女士医院)为超过500名患有焦虑、抑郁或更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家长和儿童提供心理治疗。资深心理医生Mian Mukhtarul Haq Azemi博士告诉BBC。他称,收到此次事件影响的患者将上升到数千例,其中不少是记者。

Dawn.com的编辑Atika Rehman,在博客上描述了完成“144 Stories”项目后,记者获得的情绪影响——该项目在恐怖袭击一周年之际纪念遇难者。

对于白沙瓦的记者而言,该项目意味着“拜访每个失去挚爱的家庭,并了解他们的痛苦,”Rehman在邮件中写道。

“记者后来告诉我,当受害者哭泣时他们也在抽泣。他们有时会做噩梦,他们将这种感觉描述成失去理智。”

对于一些巴基斯坦记者而言,恐惧在国内传开。

资深编辑Farzana Ali,兼任白沙瓦Aaj电视台台长,在德国之声学院(DW Akademie)网站上描述了自己报道事件的感受。

“非常让人震惊。到处都是人体残肢,妇女和儿童在哭泣。我采访了超过300个受影响的家庭。我感受到虚弱和沮丧。我也开始担心我15岁的儿子,然后花了几天时间出城陪伴我的家人,”她在文章中称。Ali在袭击事件后参加了白沙瓦的一个新闻和创伤研讨会。

好消息是:现在有越来越多对报道暴力和痛苦的记者的支持和资源。有些援助来源于本地。白沙瓦大学新闻和传播学院启动了媒体创伤项目。目前,已经有40个人完成了这个项目。

这里还有很多在线资源。其中包括:

ICFJ的“灾害和危机报道手册”关注了新闻和创伤问题,包括创伤应激反应,目睹暴力后的反应,自我保健和同伴支持的技

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安全手册”第十章回顾了紧张的迹象,已经媒体专业人士如何照顾自己和其它记者。

威斯康星大学的新闻伦理中心还提供了一个围绕创伤和记者的指南

达特新闻和创伤中心(Dart Center for Journalism and Trauma)为报道暴力争端和其它特殊问题的记者提供了特别部分。它提供了一系列的技巧,包括记者如何在采访受害者和幸存者时降低伤害。此外,达特中心的“Self Care Tips for News Media Personnel Exposed to Traumatic Events(暴露在创伤地带的新闻专业人士的自保指南)”,基于实地记者的经历和福祉。这些内容提供了很好的起点。

编者按:Sherry Ricchiardi参与报道ICFJ灾害和危机报道手册。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Alisdare Hick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