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Content supported by

从报道冲突到资助非盈利机构

作者Clothilde Goujard
Nov 29 发表在 媒体创业
Training Afghan women journalists

记者们受到训练成为观察家,报道他们自己永远不会卷入的活动和冲突。然而,记者Amie Ferris-Rotman和摄影师Will Wintercross被他们在新闻现场所看到的影响至深,以至于决定以一种新的方式卷入其中:开创自己的非营利机构。

Ferris-Rotman是一名路透社在阿富汗的资深记者,而Wintercross是《每日电讯报》在叙利亚内战期间派驻叙利亚和土耳其的。 

“我对于我的公司,路透社有极大的愤怒,原因在于他们不肯雇佣本地女性,尽管我们明明极为需要她们的帮忙,”Ferris-Rotman回忆说。“我们发现我们处于一种在特定的地方无法拍摄或者无法和女性对话的情境,因为我们没有一并采访的本地女记者。”

Ferris-Rotman感到路透社的报道因而受到了影响,并由此影响了对于阿富汗这个复杂国家的呈现。在她2011到2013年在那工作的那段时间里,她尝试使得她驻点在新加坡的上司雇佣一些本地女性记者,但是未能说服他们。

路透不是孤例。

“我在阿富汗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阿富汗女性为任何英文国际媒体工作的,即使我们一直在持续报道女性权利问题,”她说。“这某种程度上使我非常愤怒,因为我很想改变。”

Wintercross的经历也是差不多的情绪化。在2012到2014年的一些报道叙利亚的工作任务之后,他感到很无力。

“我可以写文章、拍视频、拍照片,但是我感到没有任何意义,改变不了任何东西,”他说。

一个任务,使得他几乎被杀,对他影响极深。他遇到了一位在叙利亚土耳其边境的叙利亚祖母,她逃离了自己的祖国。

“那里很冷,她在为她的全家人做饭,”他说。“她那么坚韧,不放弃。我想了很多。”

当他回到英国,Wintercross决定他得做点什么。

“说‘我已经做了一切我能做了’,这不符合我的良心,因为我知道我可以做更多。帮助别人是没有捷径的,”他说。

开创一家非营利机构

Ferris-Rotman被选拔为了一名斯坦福约翰奈特研究员,这使得她可以拥有一年的时间来发展她的想法。经过与其他研究院以及辅导老师对于这个项目的共同工作,她发起了“莎拉说(Sahar Speaks)”项目,这是一个辅导和培训阿富汗女记者的项目。

自从2015年建立,莎拉说已经培训了23名阿富汗女记者关于国际报道方法、敌意环境报道、采访技巧、向国际新闻机构报选题等等。培训的校友的故事被发表在《赫芬顿邮报》等新闻机构,还有一些受训校友开始为诸如《纽约时报》这样的媒体全职工作。

Wintercross与他的父亲Brian Cross一起创建了叙利亚难民减灾基金。他们组织年度晚宴为叙利亚儿童或者孤儿提供诸如义肢之类的帮助筹款。在2017年,晚宴筹集到了35,000英镑。他们还与另一家英国慈善组织,在叙利亚在地工作的“叙利亚减灾”合作。

Wintercross的父亲,以前曾在慈善领域工作,在理解“建立一个慈善事业的语言”方面非常有帮助。Wintercross发现这个过程很复杂,尤其是因为他们在和一个战火纷飞的叙利亚打交道,这使得很多银行家和法律机构都很担忧。

当他初创这个慈善基金的时候,Wintercross得到了来自《每日电讯报》前同事们的支持。他的编辑连续多年购买筹款晚宴的餐桌,报社的卡通画家也答应为每年的拍卖构思专门定制的卡通画。

现在他在担任一名自由摄影记者,Wintercross仍会通过商业工作与新的人取得联系。 

“说到这个慈善基金,我是穷追猛打的。我无意中听到就会去追问‘你说的那个法国的地方是哪?我能用一周吗?’”他说,解释他是如何做拍卖的。

Ferris-Rotman则觉得财务问题是她的挑战。

“从一名记者突然变成去处理财务报表和恳求别人给钱真是很奇怪,”她说。“如果你的项目没有一个商业模式 — 我的就没有,因为我们不是出于一个盈利行业 — 那么要说服投资人掏钱就很困难。”

在斯坦福项目之后,她为这个项目的校友办公室工作,这使得她可以与一些人脉取得联系并且帮助她起草资金计划书。之后,她也收到了这个奖学金校友基金会的帮助。

Ferris-Rotman一个人经营这个机构了三年,但是由于它并不支付足够的薪水,她同时也在自由撰稿。

在2018年4月,她从“莎拉说”退后,开始为《华盛顿邮报》担任全职俄罗斯记者。那个项目将由驻点在伦敦的新的领导人管理。

“这是一个令人伤感的决定,”她说。“我和那些女孩子们的工作依然息息相关,我们会长时间做出改变。”

Ferris-Rotman说她仍在个人层面支持她的校友们以及新的学生们,她也为“莎拉说”带给她的感到自豪。她说这提升了她自己的报道,也巩固了她对于本地新闻报道的信念。

“我从‘莎拉说’学习到的是,人们 — 特别是女性 — 那些住在那个国家的人,讲故事要比我们好得多,”她说。“那是一种我们必须懂得的优势,即使意味着我们可能要后退。那意味着故事会变得更加丰富,世界会变得更加有趣,变得更好。”

Training journalists
Photo credit: Joel van Houdt for Sahar Speaks

对希望从事非盈利组织工作的记者的建议

Ferris-Rotman说有创建慈善组织或其他事业的记者不应该放弃,尽管这个行业和新闻行业大相径庭。 

“如果你有一个好的想法,并且你为之认真工作,它最终就能够实现,”她说。“你必须得有极大的耐心,持之以恒,充满决心。”

一位斯坦福的导师建议她在启动之前先把项目报道出来,以确保此前没有人做过。

“假装你在报道你的项目。收集信源,假想是在向将去参加午宴的人们介绍。像一个记者一样去做,”她说。“困难的部分是坚持,简单的部分是报道出来。”

Wintercross觉得记者特别适合沟通他们的慈善目标和故事。在他的年度晚宴,他展示了受到他帮助的孩子们的图片和视频,以吸引捐助者。 

他建议那些潜在的记者转型创始人们招募拥有不同技能的人。

“你需要一些非常有组织性、非常能够与投资人沟通、能够找到拍卖奖励的人,”他说。“使你自己被这样的人包围是一件积极的事,‘做事情’的人。”

经过在这样的项目的几年工作之后,Wintercross和Ferris-Rotman都对于从日常记者报道工作向创建新的帮助他人的渠道非常感恩。

“建立‘莎拉说’是我被给予的最大的礼物,” Ferris-Rotman说。“这些阿富汗女性不可思议地富有启发性,是我遇到过的最坚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