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巨头成为新闻传播的新垄断者

作者James Breiner
Jan 6, 2015 发表在 媒体创业

 

一名美国著名媒体评论家在1960年曾警告说,企业开始接管媒体并裁掉无数记者。他担心媒体的力量被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上。

A.J. Liebling在《纽约客》杂志的专栏“The Wayard Press”上写下了他最有名的话。

“Freedom of the press is guaranteed only to those who own one. (New Yorker, May 14, 1960, p. 109, paywall) (新闻自由只掌握在在那些拥有媒体的人手上。)

如今,现实依然如此:报纸的所有者将注意力放在利润上,通过裁员来保持收益。从2003年开始,报纸和杂志已经裁掉将近54000个工作岗位

但现实也在发生改变,报纸没有独占新闻的制作和传播渠道。互联网让每一个有电脑的人接入网络的机会,他们可以接触自己的“报纸”。你不需要任何渠道来发表你的观点,互联网带来的最大改变是让任何人听到你的观点。

控制公众意见

Liebling口中的怪物已经被打败:报纸不再像过去一样控制公共话语(Public discourse )。但很少有人知道,新的独裁者已经出现。公共话语现在集中在新的实体手中,它们不再是报纸或媒体公司。

现在,谷歌、Facebook、Yahoo、Twitter等平台的新闻算法,正塑造着读者了解世界的新闻结构。对于某些人而言,这些平台成为了新闻的主要来源。

Liebling并没有预见互联网的出现,但他在关心企业如何影响公共话语。在20世纪50年代,资本家们通过大量收购和关闭媒体,让这个极度赢利的行业有更高的利润。很多记者被裁掉,报纸分散的声音被集中起来。

(我的兄弟在1959年克利夫兰的新闻关闭大潮中失去了报童的工作。1986年,我成为了Columbus Dispatch的一名编辑,它是我们那里唯一的报纸,而在1959年合并的《公民日报(Citizen-Journal)》在当年被迫关闭。在1982年的报纸关闭大潮中,我家乡的《克利夫兰平原经营者报(Cleveland Plain Dealer)》成为了当地唯一的报纸。最近,Jay Rosen强调了新闻自由的负面影响。)

记者的选择更少

通过无数兼并的案例,Liebling看到了所有权变化所引发的趋势:一个更加统一的对话观点。

“What you have in a one-paper town is a privately owned public utility that is Constitutionally exempt from public regulation, which would be a violation of freedom of the press. As to the freedom of the individual journalist in such a town, it corresponds exactly with what the publisher will allow him. He can't go over to the opposition, because there isn't any.(如果城里唯一的报纸被私人拥有,那么本质上已经脱离了公众的约束,这是对新闻自由的违背。对于在这些地方工作的记者而言,新闻自由是由出版商决定的。他不能提出相反的观点,因为没有其它的媒体。)

Liebling对美国报纸出版商协会年会上的欢呼声作出了苦涩的回应。通过兼并,媒体的所有者正预测着更高的收益和效率,以及更好的新闻。

Liebling什么都没有得到——批评的观点似乎没有获得关注。“Do You Belong in Journalism(你属于新闻吗?)”和他的一本针对非专业人士的书籍同名。这本书由报纸编辑和出版商撰写,他们急迫的号召年轻人追求新闻这个“浪漫”的行业。

他引用了出版商的一句话作为嘲讽:“报纸的收入相对稳定,远离失业或收入暴跌的危险。”是的,Liebling轻蔑的说;你真的认为没有竞争的存在?

Liebling对报业合并的趋势作出了回应,

“If a journalist is working in a town where there are two ownerships, he is even money to become unemployed any minute, and if there are three, he has two chances out of three of being in the public relations business before his children get through school.(如果一名记者在只有两家报纸的城市工作,他是在赌博,因为他可能随时失业。如果有三家媒体,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可能有更多的选择,甚至进入公关行业。)

尽管Liebling作出了可怕的预言,新闻行业仍然维持了后续47年的增长,直到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和互联网的影响。

谷歌和Facebook统治一切

现在,任何人都可以进行写作,并在互联网发表任何想要发表的内容;但内容是否被传播,取决于其他人是否在网站、博客或社交媒体上看到并分享。

对于想要建立读者群体的媒体而言,像Facebook和Twitter之类的社交媒体、以及像谷歌或雅虎之类的搜索引擎显的十分重要。Facebook为新闻网站带来将近20%的流量,新闻编辑向一个年龄在26岁左右的团队进行咨询,希望提升这个数据。谷歌为新闻网站提供了三分之一的流量

雨后春笋般崛起的搜索引擎优化服务和社交网络营销,似乎证明了这些平台对新闻行业未来的重要性。

看不见的手

Jay Rosen指出,与用户相关的所有算法都基于人的主观判断,而不是新闻价值或公众兴趣。这些人可以有意无意的操纵公众意见。

这些互联网巨头的财务目标将如何影响它们的新闻算法?根据eMarketer的数据,谷歌占有全球1400亿美元在线广告收入的30%。谷歌和Facebook一共占有全球移动广告收入的70%。根据来自Gigaom的Mathew Ingram的说法,Twitter正朝着过滤信息的方向发展,目的是刺激收入增长。

当然,互联网世界很大,没有人必须通过Facebook或谷歌来获得新闻。他们可以从任何地方获取,但为什么我们要担心?这个论点和Liebling时代的相似,因为我们每个人没有购买自己的媒体。

理论上而言,Liebling 说,如果你不希望家乡报纸的声音,你可以去购买一份外地的报纸,但是这并不简单。“在我知道的任何美国城市,想获得一份由其它地方出版的报纸,意味着你需要去另外城市的报亭,”他说。读者很难获得外地的报纸,如果可以,价格昂贵且时间过期。在一些小地方,完全不存在外地报纸。

强迫和自我审查

事实上,大多数的互联网用户——通常被描述为懒惰、自私和无情——通常都在推荐链接进行选择。因此,Facebook和谷歌的建议对新闻消费有着重要的影响。

那么,谷歌和Facebook向谁负责?由于是上市公司,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股东。它们的股东如同报纸的股东一样,首先考虑的不是公共服务和言论自由。

你只需要简单的通过谷歌浏览维基百科关于“Censorship(审查)”的条目,你可以找到很多关于公司愿意或被法律强迫来审查搜索结果。换句话说,某些政府可以过滤你得到的信息。

例如,在2008年,谷歌屈服于五角大楼提出的国家安全方面的要求,删除了与美国军事基地相关的街景图片。

国家安全经常成为不发布新闻的理由,有时一些新闻机构也会使用。如果一名告密者想发布一个新闻,他们可以向很多媒体兜售新闻,总会有一家机构会选择发布。

如果谷歌和Facebook接受审查需求,这些故事不会到达让公众关注的病毒传播层面。媒体不希望让报道进行病毒传播的最好方式是隔绝新闻。没有病毒营销意味着没有新闻。当然,Liebling不会同意这样做。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Josh H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