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发布开放数据不足以促进社会发展

作者 Adi Eyal
Jan 17, 2017 发表在 数据新闻

在参加去年10月在马德里举行的国际开放数据会议上,大量与会代表谈到了开放数据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开放数据是否真正提高透明度,提升政府的效率,带来世界和平,结束饥荒?当我们探讨开放数据的“影响”时,我们真正地在谈论什么?这些影响力是否只局限于有趣的案例研究,而事实上并没有更大的工作在展示开放数据为世界带来的系统性和长期性改变。

在会议期间,我听到了无数要求数据默认公开的论点。我听到了无数颠覆性的黑客解放PDF中的数据,以“揭露腐败”。我们并没有看到让一些数据库公开化对公共政策带来的改变。对我来说,纯粹的开放数据簇拥者并不能预测数据如何被使用,因此只关注数据本身和开放的重要性,而非关注其对社会的价值。

简单“解放”数据是不够的。即使是去年的联合国非洲数据革命高级别会议(UN high-level conference on Africa’s data revolution)也承认,私人不太可能使用开放数据,因此中介机构———信息中介——必须发挥重要的作用。这些团体(数据管理员、学术界、民间数据精英组织等)将数据转化为可操作的信息,而后用于游说可能的变化。

开放数据不断增加的影响力不仅仅是强调“信息中介”的作用,它意味着将重点从供应转向需求。正如很多人所说的,增加数据的供应量,不关注数据能够解决的具体问题,这种行为不可能产生令人满意的影响。

我不会重复其他人的观点:解决数据的开放性是首要需求。我对开放数据的下一个前沿感兴趣——数据素养。

没有什么闻所未闻的事。数据学院(School of Data)一直在这个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它旨在教授记者和其他人有效使用数据的所需技能。全球有很多数据项目在做同样的事。而现在缺乏的,是对“数据素养”的确切含义有一个更好的定义。“数据素养”公民并不是一个知道如何使用Excel的人——他们能从本质上了解数据在决策中的价值。

作为开放数据倡导者,我们不能忽视这个问题。对公民因为缺乏数据而不提倡更好的政府的观点是幼稚的。Louis Brandeis有一句很精彩的话,“阳关被认为是最好的消毒剂(sunlight is said to be the best of disinfectants)”,这并不能反映现实。信息是力量,但只是有时。如果公民不能基于信息采取行动,一个接一个的发布数据只会让人沮丧。我们需要在这方面做更多的工作。最终,我认为Aaron Schwartz的话更准确:“阳关事实上并非最好的消毒剂;现实才是。阳关只是让人们更容易看到脓疮。”

因此,我们该如何提升数据素养,推动开放数据产生更加明显的影响?我不推荐骇客松的形式,关注者只是技术人员,排除了其他人。数据素养应该扩展到普通人,甚至文盲。

开放数据的一个案例是Black Sash,一家南非社会公正组织帮助社会从邻居收集政府服务数据。Black Sash帮助收集数据,并制作简单的信息图,可以养鱼开启社区和服务提供者的对话。一个人抱怨等待一整天时间领取退休金的声音可能会被忽略;但是400人的抱怨会是一个更强有力的论点。在工作中,数据并不能代替对话,而仅仅是协助它。可能这些社区的很多人都是文盲,简单的信息图表式持续论坛的有力机制。

数据素养不仅仅是看得懂图表;它是对数据可以用于强化维权的帮助。当Code for South Africa与维权机构Ndifuna Ukwazi制作了一幅开普敦非正式定居点的地图,目标是开启与政府的对话:为什么那么多的社区缺乏卫生系统。

这是“信息中介”如何利用数据,来解决一个对当地社区而言重要的、特定的、且可解决的问题。如果开放数据运动向前发展,“更多数据素养、而非更多数据资料”的指导性方针能带来更多变化。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CyberHad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