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互动和忠诚度比点击更重要

作者 James Breiner
Jan 2, 2017 发表在 Miscellaneous

谷歌和Facebook正在吞噬整个数字世界,这听起来像是对数字新闻的乐观态度。但首先,让我们承认这是一个坏消息。

互联网巨头正在吞噬数字广告的巨大的份额。然而,这大多是以牺牲传统媒体为代价的。只具有数字存在的媒体能够填充的机会是本地新闻。

在短期内,数字媒体的衰落并不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它严重影响了地方一级媒体作为看门狗(watchdog)的作用。下面的图表显示了Facebook和谷歌广告收入的增长,同时伴随报纸广告收入的下降。

美国多家报纸广告收入的下降最近加速到两位数,哈佛大学尼曼新闻实验室(Nieman Lab)的Ricardo Bilton称。

真正的坏消息是第四种权利的削弱,这是民主社会的关键机构,容易受到强大企业和政治利益的影响。一个小型媒体——即便是站在法律一面,践行着新闻行业的最高标准——可能在与资金充裕的原告的法律战争中死亡。数字新闻行业需要保护。

以下来自eMarketer的Digital Advertising Snapshot(数字广告快照)的两张图表,展示了Facebook和谷歌占据了美国数字广告收入的57%,facebook占领了社交媒体的广告收入。

数字新闻媒体的机会在图标顶部的灰色部分,将近30%的数字广告收入并没有进入主流新闻媒体。

关系,而非规模

虽然大玩家都尝试从规模获益——尽可能多地吸引眼球——小型媒体可以以小搏大。他们使用互联网接近读者和赞助商。

很多广告客户和发行商通过关注大数字——总页面浏览量,每月总用户数——来麻痹自己,而非关注互动程度和忠诚度

更好的参与互动和忠诚度包括:对网站的经常访问(每日、每周和每月)、在文章、视频和互动图表上花费的时间,每次访问网站花费的时间,每次访问的页面浏览量,页面上的滚动活动,推荐、分享、点赞、评论、以及其它互动的标志性动作。

本地媒体比媒体巨头更了解当地的问题。他们了解当地政治问题的微妙之处。他们了解当地企业,领导人,语言,运动队,艺术组织,慈善机构,活动,媒体等的意义。

当消费者和赞助商决定如何花钱时,所有这些知识和个人关系都是有价值的。

正如前一篇文章中提到的,荷兰新闻平台De Correspondent在2013年建立时,承诺建立一个没有广告的独立媒体,只以66美元的用户订阅费进行深度调查报道。有2万人回应了最初的筹款活动,并产生出170万美元的收入,足以雇佣24名员工。现在,这家媒体已经具有超过4万付费用户,每年收入超过260万美元;媒体发行商和联合创始人Ernst-Jan Pfauth认为媒体可以通过脱离广告获得公众信任。

正如西班牙的Eldiario.es和纽约时报所表明的,即使只有很小比例用户愿意为内容付费,这笔收入足以负担很大一部分的编辑成本。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除了标准广告和订阅模式,还有很多方式帮助数字媒体盈利。短期内,传统媒体的下降为报道和新闻问责留下了巨大的空白。但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从长远来看,数字媒体能够填补这些空白。他们只需要采取不同的方式衡量成功,以及不同的商业模式。

This post originally appeared on James Breiner's blog News Entrepreneurs and is republished on IJNet with permission.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speakout.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