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创新”需要退后一步?

作者Christopher Guess
May 8, 2015 发表在 媒体创业

词汇和术语很容易受当下潮流影响。这些热词越来越多的出现不可避免地被吸收、滥用、稀释,甚至远离情理。

在此前这样的情况发生了很多次,有些词语在最初出现的时候似乎很有意义,但数年过去后,却显得十分空洞,比如“协同效应(synergy)”或“典范转移(paradigm shift)”。在这样的大传统下,近期最值得关注的就是科技圈的星童——“创新(innovate)”。

就像近年很多高级词汇术语,“创新(innovate)”是一个万金油词语,它让演讲家、作家、市场代理商可以很好地渲染一个企业的目标使命感,而不用实际去描述到底这个企业做了什么。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称为创新。界面上的新字体被称为“UI创新”;更好用的文件归档系统是“办公管理创新”;对乘客以诚相待是“空乘服务创新”,这些最多可以被看作是渐进式的改变(或基本文明准则)。

它们都没有实际上改变任何事情,它们并不新鲜,也没有与常理相悖,更谈不上突破。但是,在它们各自面前加上“创新”就让同样的产品提升了价格,或让提出这些建议的经理获得加薪。

除了过于官方,“创新”迈出过一大步。不幸的是,它现在是政府、媒体、科学业的热门词。我的观点并不是认为这些概念和创造不能或不应该被贴上“创新”标签,而是,当所有人都是专家,那就没有一个人真正是专家;当所有事物都是创新,那就没有一件事真正是创新。

门槛被降得太低。有时,我们需要做的正确的事情是逐步优化工作方法。彻底检修一个系统是最后的办法,只有在现有情况已经完全失控时才能这么做。

目前有很多创新的事例是十分有必要的。报纸的移动应用的出现真正改变了游戏规则。新闻机构让读者把刊物时刻装在口袋里,这种竞争力彻底改革了媒体内容的消费方式。看新闻不再仅仅限于坐在桌前阅读网页或纸质报纸。移动设备带来的内容广泛传播让新闻机构可以更快挖掘独家新闻,并迅速以通知和提示的提醒方式传播出去。

数码照相机是一种创新。手机、文字处理软件、推特、桌面出版软件、交互式视频——这些是真正改变媒体世界的创新。

但是,VICE之所以被认为是“创新的”(它也获得了创新相关的荣誉),是因为它用人们愿意去阅读的方式报道全世界引人入胜的新闻故事。这不是创新,它只是创作了吸引读者的好文章。这就是也一直被看作是新闻的本质。

真正的创新应该是一次剧变,真正的创新应该是一个有启示的想法,为整个行业带来彻底改造。创新大有裨益,但新闻业一直停滞不前,远落后于其他媒体行业,目前任何的创作都视作一次挑战行业的革命。

如果你在寻找一些线索,了解一些概念,不是各自一一的实现。以下是一些看法:

在数码手表上接收新闻

通过苹果手表,《纽约时报》推出了极小篇幅的新闻。它几乎就是导语,便于一览而过。在以前很长一段时间,这样的形式出现在手机新闻通知,但是我认为目前还会有一些有趣的尝试去重组这些句子,让它区别于基本的标题格式。

流媒体

目前,流媒体已在电视制式中广泛使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人人随处都能直播,为流媒体带来了全新元素。视频直播应用Periscope和Meerkat是现在流媒体领域的两大主力。就个人而言,我认为流媒体领域将会继续发展甚至膨胀,就像博客热。我们可以拭目以待新闻机构怎么吸收并利用这一技术接触更多的观众。

优秀的自动翻译软件

谷歌翻译等其他同类软件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但是微软近期在Skype试验了实时视频翻译。我有幸参与了试验,相信我,它真的很棒。这或许可以打开一个全新的传播和消费方式,以后语言的书写和创作将不是障碍了。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Daniel Fo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