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为了提升印尼的LGBT报道,编辑们不能保持“中性”

作者Febriana Firdaus
Dec 26 发表在 多元化
LGBT flag

“LGBT是一种精神疾病,可以被治疗,” 印尼最大的一家伊斯兰报纸Republika的一条新闻标题这么说。这篇文章引述了一名印尼的Al Azhar大学精神科医师,他宣称有六种宗教禁止LGBT关系,还引述了一名部长级官员,他错误地表示同性性行为被归类为一种精神疾病。

同时,这个国家最大的在t线新闻机构,Tribun新闻,倾向于透过反对在先的有色眼镜来观察LGBT社群,往往给这些人贴上精神不稳定或者参与犯罪行为的标签。

妒火中烧的bencong同性变态+愤怒地捅刀向他/她的同性伴侣,” Tribun新闻在一则标题中这样写道。

印度尼西亚人使用‘bencong’ 或者‘banci’这样的词特指“不够阳刚”的男人。 

正如许多印尼的新闻报道一样,这些文章的结构方式只是帮助了传播恐同心态。

他们提供了两个印尼媒体如何很不小心地从宗教视角而非事实基础报道LGBT新闻的例子。

而由于政府在2016年对于LGBT社群的打压,这些报道基本都没有任何进一步进展。 LGBT人群在新闻编辑室以及他们的报道中仍然是很低代表性的,因为这些媒体完全不能够承认男性和女性的多样化。

将煽动恐惧转变为提升意识

LGBT话题一直是印尼的“房间里的大象”。

我们不提供任何关于这个话题的真实角度,而是发布一些吸引人点击的诱饵。我们并不提升人们尊重他人性别以及性取向的意识,而是传播所谓“同性恋是一种病”的恐惧。

在2016年,独立记者联盟 (AJI) 报道了大量的新闻媒体对于LGBT群体施加了相当的暴力。

根据AJI,地方媒体机构选择的故事角度将LGBT人群构建成了犯罪分子,而只有很少的情况会去关心他们的真实身份。此外,媒体往往只引用政府官员的话将LGBT群体污名化 — 尽管事实上我们知道只使用国家机器的单一引言是很有风险的,因为,基于研究显示,国家官员在引导针对印尼对于LGBT人群的仇恨言论方面起主导作用。

AJI提升‘对于LGBTI更好的新闻报道’,项目由联合国发展项目(UNDP)赞助,但是问题在于这种努力是否足以应对这个问题。事实上,在过去两年里,什么都没有变。

最新的例子是对于西Sumatra地区14个变性人的迫害。媒体只援引了官方声音,而非对于这些逮捕采取批判性的角度。

我们在新闻编辑室里没有学到什么

印尼媒体没有发展其技巧的原因在于他们缺少对于性取向,性别认同,表达以及性特征的了解(SOGIESC)。

大多数印尼的媒体机构都将LGBT人群视为性异常人士。尽管事实上印尼文化中在传统爪哇戏剧以及位于Sulawesi的本地Bugis社群都历来是接纳变性人群的。 

印尼记者缺乏对于非二元性别或性取向的基本知识。他们的了解仅仅来自于学校课程表以及宗教学教师,而这些信源往往有着欺骗和歧视意味。

或许来自AJI的培训能够帮助,但是改变不会在短期内发生。

最大的挑战是印尼的现任媒体主编们几乎没有显示支持。大多数主流媒体避免提供关于LGBT的评论,而是决定保持他们眼中的“中性”。

“中性”的危险在于媒体并不提供任何背景,比如说提供印尼文化中LGBT人群的历史背景。

另一方面,一名频繁撰写关于LGBT话题的记者可能会被指责为不够“中性”,并且面对来自伊斯兰分子的反弹。

好新闻不妥协

在这些情况下,新闻应该大胆而非保持中性。我们应该纠正那些错误的印象,即使意味着我们不得不与主流意见相左。

在任何情况,一个最新的全国问卷调查发现大约57.7%的印尼人支持LGBT平权。这意味着无论他们对于LGBT人群观感如何,大多数印尼人都认同人权。

但是我们仍在等待媒体拥抱这个社群并认同LGBT的权利。如今,希望渺茫。对于我们这些希望提升意识的人,我们行走在孤独的道路上。

印尼的记者们应该对于保持“中性”感到羞耻。给两边等同的分量并保持中性并非新闻的核心,那只是技巧之一。

最重要的是我们如何传递信息。那就是被称为有观点的新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