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华盛顿邮报》使用视频来辟谣Veritas项目 — 但是当视频可以轻易被修改时什么才算是证据呢?

作者Christine Schmidt
Dec 3, 2017 发表在 事实核查和验证

在希腊餐厅的冲突在停车场的偷拍采访

这两个场景是《华盛顿邮报》对于Jaime Phillips,一个和Veritas项目合作使用偷拍视频来试图欺骗新闻媒体记者发表关于阿拉巴马州参议员候选人Roy Moore性骚扰丑闻的假新闻的女人。那么当我们遇到这样的情况,也就是我们无法判断视频真假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做呢?

在邮报分享了这个近十分钟的视频之后,这个“关于不是新闻故事的新闻故事”昨天在推特引发巨大关注。视频中,邮报记者Stephanie McCrummen用打印出来的GoFundMe资助Phillips来污损主流媒体的事业的证据以及其他能够戳穿她指控的证据进行陈述。这篇文章以及视频指出,“当McCrummen拿出她的钱包靠近Phillips的钱包,以遮挡一个可能的偷拍相机,Phillips马上挪开了她的。”在Veritas项目(这个项目因为使用偷拍手段录下对话来羞辱偷拍对象而备受质疑)的创始人James O’Keefe在推特发布他和邮报记者Aaron Davis的一次碰面的剪辑视频,视频中Davis尝试向他打听Phillips的情况之后,邮报发布了未剪辑版。

把冲突拍摄下来是使人为其言行负责的最直接的可能方法:音频、视频、有时甚至是直播。 这或许就是在第三段指出他们的摄影师录下了整个过程的原因所在。这也是O’Keefe在推特发布剪辑视频 (cutting out剪掉邮报记者的提问,在记者走向他的车开玩笑地没有开自己的车而是试图开一辆马斯坦的时候,强化O’Keefe的提问) ,并且在周一分享了一些偷拍邮报记者聊特朗普相关新闻如何增加了他们网站流量的视频的原因所在。见鬼,这也是如今全美的警察执法时都佩戴随身摄录仪器的原因之一。

然而,研究者们已经展示了高度逼真传播虚假内容的篡改视频也并不遥远。这个夏天,华盛顿大学宣布,它的研究者们已经开发出算法,能够将音频嵌入对准口型的逼真视频中——比方说,巴拉克奥巴马。(几天前,很多人都被一张特朗普刻意探向普京的照片骗了,即使事实上这从未发生过)。

在他们关于信息污染扭曲的重大报道之中,First Draft的Claire WardleHossein Derakhshan指出,整个行业的关注焦点都集中在文字信息污染扭曲上面,而非那些通过视频或者图片传播的: 

Visuals视觉元素可以比其他传播形式远为具有说服力,这使得它们在承载虚假或扭曲信息时会更具迷惑性。而且,在过去几个月,我们已经看到,技术能够使得一个人非常有限的音频或者视频发挥巨大的作用,无形之中成为“训练数据”,从而衍生出彻底虚假的视音频,看上去就像一个人说了他们实际上从来没有说过的话… 

在我们持续研究相关解决方案的时候,我们最大的挑战来自于技术帮助提升造假音视频的速度…马克扎克伯格2017年4月在脸书公司的开发者大会上展示了新研发出的事实扩音技术,它可以帮助用户天衣无缝地在图片或视频中“增加”内容。扎克伯格使用在他早上喝的咖啡照片上增加蒸汽来举例说明。尽管这是一个人畜无害的例子,“扩音现实”的可怕的暗面却不难想象。

请记住视觉元素比文字更容易火爆,这是一个日渐增加的隐患。可靠的新闻报道非常重要,但是找到呈现你作品的其他方式也一样重要——在视频之外,因为视频被操纵修改就是不远的将来的事了。邮报的David Fahrenthold推特他在横格笔记本的手写研究的图片的方式来呈现报道,他由此赢得了普利策奖。不依赖于音视频记录真相,记者们如何抗击假新闻呢?

再一次,眼见未必为实

这篇报道首发于尼曼实验室,经允许转载。

图片来自Flickr的Loowg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