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技术下的新闻调查报道

نوشتهJessica Weiss
Oct 3, 2010 در 调查性新闻

网络时代,调查性报道正在改变。传统新闻记者都是靠一个笔记本或录音笔独自奋战。今天,很多调查记者在报道地区或国际性新闻事件时,新技术和工具已彻底改变了他们的报道方式。

“过去新闻调查记者的形象是一匹孤狼,在世界某个角落的斗室里工作着,现在这种说已经不确切了。”上周Marina Walker Guevara在国际记者调查联合会(ICIJ)华盛顿总部如此说。

ICFJ最近关于全球不正当香烟贸易的调查,号召了14个国家22名记者参与,跨越了数十个时区。正如ICIJ网站上讲的,因为有这么一个影响深远的团队,记者们才得以讲述“从中国的造假者到俄罗斯的叛徒工厂,到纽约的印第安人居住地再到巴基斯坦和北非的军阀”的故事。

在13个月的调查中,这个团队使用安全、合作性的网络工作室来联系,分享文集、照片、录像等资料。最终的“地下香烟”报告揭露了一个数十亿的非法交易,它带来了世界性的犯罪、腐败、恐怖和疾病。最后,ICIJ记者们将获取的公开资料、线人资料和未经处理的短片整理成了一个多媒体文件夹。

就像“地下香烟”报道一样,如今很多调查性故事都需要记者花费几个月甚至几年进行调查研究,很多是跨国新闻报道。ICIJ主管和“地下香烟”报道主要编辑卡普兰认为,记者们比过去更能应付这些。“调查报道已经全球化了”,卡普兰说,“它的作用已经触及到非常偏远的角落,甚至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地方。如果在这些地方报道敏感内容,记者将面临生命危险。”

卡普兰说,当报纸缩减开支时,非营利性的调查性机构却在蓬勃发展。排名前三的非营利性调查新闻机构都在美国:调查新闻基金(the Fund fo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1969)、调查性记者和编辑(Investigative Reporters and Editors)(1975)和调查性报道中心(the Center for Investigative Reporting)(1977)。

目前,世界上有超过50个这样的机构,且半数以上是2000年才有的。全球网络,如ICIJ,由50个国家100名记者组成,ICIJ提供联系的平台来完成区域性或跨国界的调查,如阿拉伯调查性新闻协会(Arab Reporters fo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调查新闻罗马尼亚中心(the Romanian Centre fo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非洲调查性记者论坛(the Forum for African Investigative Reporters)等等,这些协会为记者提供众多报道、联络、研讨会及培训机会。非洲调查性记者论坛10月还将在约翰内斯堡资助非洲首个大型调查性记者研讨会。

8月,新闻调查拉丁美洲研讨会授奖于两组系列报道——向公众揭露巴西腐败和哥斯达黎加天主教堂的非法账户。这两个国家长时间以来根本不存在调查性记者,像哥斯达黎加那样天主教盛行的国家,揭露报道这么一个机构可不是轻松的任务。

在媒体受到很大压制的地方,记者们寻找办法调查报道一些争议性比较小的话题,比如经济和消费问题、健康问题和环境问题等。“最重要的是我们已建立了一套方法论,得到了一批受过训练、知道怎么样做这类报道的记者”,卡普兰说,“因此,其他的东西自会来到。”

即使是有自由媒体的国家,调查性故事也遇到挑战。以ICIJ来说,在“地下香烟”这种跨时区报道中,语言、文化和技术的障碍都是个挑战。此外,不同地区记者受的培训不同,新闻报道风格和标准也不一样。

“比如,对美国新闻业来说,地下调查被广泛认为是最不得以才使用的手段”,卡普兰说,“但对我们很多同事来说并非这样,地下调查可能是他们所在国家的唯一选择。”

在中国、巴基斯坦和俄罗斯,地下香烟调查团队确实是进行的秘密调查,在最后的多媒体报道中,有他们所拍摄的片段。有时候,他们会运用纽扣般大小的相机。在中国,ICFJ记者伪装成从阿姆斯特丹来的走私者;在南美巴拉圭、巴西和阿根廷边境三不管地带,记者们从车内用偏光镜来拍摄。

这些报道内容加上视觉和听觉上的补充,最终使“地下香烟”报道给以读者多感觉的冲击。除了18个文本故事外,“地下香烟”还有视频和图片,包括一个来自厄尔巴索的截瘫走私者,还有前FBI 间谍伪装成意大利黑手党。视频将读者带入俄罗斯秘密香烟工厂,还有在中国交易的幕后故事。互动地图可以让观看者从视觉上体验走私路线、走私香烟生产点和主要运输点。

ICFJ记者陈说,因为这个故事的独特性和复杂性,从报道之初,多媒体就被认为是最核心的手段。做新闻调查总有这样的挑战:处理大量的信息。例如一个黑市交易的走私香烟价值六亿美金,我们就要将故事分解消化,让一个坐在桌前或电脑前的读者能够进入故事。当然,读者仍然可以在“网站上看到4000-5000字的传统文字报道。

Guevara说:“我们认为技术非常重要,我们也会像‘地下香烟’报道那样尽可能多的运用多媒体技术。但真正推动这个故事的是报道本身,ICIJ记者了解这些资源,所以他们能打开这扇门”。

卡普兰在世界各地有着超过30年的调查性报道的经验,他认为今天的新闻调查记者必须把技术当作让读者变得平等的产物。 “新闻编辑室在缩减,新闻点越来越小,我们不再拥有过去的优势” 他说,“但我们拥有过去没有的出色工具和技术。”

ICIJ把主要信息源都放在了正在扩展的UJIMA项目上,目前重点是在非洲,它为记者收集了数据库、文献和其他一些信息。当项目全球化后,全世界的记者都可以进入国际组织文献库、武器销售文献、新产品合同列表、联合国数据库等,这将大大扩展网上搜索的内容。

上个月,ICIJ凭着“地下香烟”报道获得了Knight-Batten新闻创新奖。这个故事同时也进一步引起了联合国、世卫组织和多国政府对全球香烟走私问题的情况的重视。

卡普兰将调查记者比作“好警察和诚实的公诉人”,他们是受“希望世界比他们了解的更美好”的愿望驱动的人。

但虽然有新的报道方法,新闻调查仍根植于过去建立起的基本准则:怎样系统性地思考问题、怎么衡量多重消息源、怎么查找公开纪录、怎么采访、怎么追寻线索——人的线索、钱的线索和能说清楚事情的线索。

“我们深入复杂的话题,我们想知道在人们可以运用权利的社会,他们是否有责任地使用了自己的权利” 卡普兰说,“这就是怎样做调查的方式。”

要了解“地下香烟”,请登录http://www.publicintegrity.org/investigations/tobacco/

艾米·韦伯(Amy Webb),数字媒体顾问,韦伯媒体集团(Webbmedia Group, LLC)CEO。她创办了Knowledgewebb,全新的多媒体培训网站。韦伯媒体集团是一个卖方中立企业。这里表达的任何关于产品或是服务的意见,都是经过测试、研究和采访的。Amy Webb和Webbmedia Group, LLC的任何雇员都没有接受这些产品卖方的任何经济或是其他的利益。

This story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and translated by Jingyuan and Shu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