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Project Facet旨帮助让记者更好地协同工作

作者Christine Schmidt
Jul 26, 2017 发表在 Collaborative Journalism

协作新闻固然是一件好事——直到你迷失在电子邮件、Slack频道和Google Drives中。Project Facet团队的一个女性团队希望改变这个局面,并为自己的创业的企业寻找合作者。

“虽然有媒体希望合作,但是在后勤上是痛苦的,”记者兼软件工程师Heather Bryant表示。“大多数地方都使用了电子邮件,可能他们在分享日历、制作Trello版、尝试将所有东西加入Slack。虽然写作对于企业和文化来说是一个挑战,但工具带来的痛苦也重要。”

Bryant最近完成了她在斯坦福大学的约翰·奈特新闻研究项目的任期,她钻研技术是新闻的核心。她在阿拉斯加州朱诺市KTOO公共媒体的数字编辑工作激发了她的兴趣。

“对我在阿拉斯加的新闻编辑室而言,合作是必要的,”Bryant解释说。“如果媒体只有1-2个人,希望关注很多领域,这很难做到。媒体最好去关注那些靠近地区的新闻:靠近海岸警卫队、靠近渔场。不是所有的媒体都会去关注这些新闻,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有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

当媒体领导认真看待媒体写协作时,困难由此产生。Bryant称很多人依赖电子邮件,“而且又会变得更真的很麻烦。”

进入Project Facet:一个基于网络的通信和文件共享的中心;多名协作者可以安排签到、开发故事、追踪团队进度、甚至彼此合作编写和编辑故事。自2015年,Bryant一直在进行自主研发;她当年获得了奈特原型基金的资助,开发开源软件,以简化新闻机构——特别是多平台发行商——的流程。去年,她所有的工作都集中在Project Facet。

在申请材料中,Bryant强调,她想研究“什么工具、基础设施、资源 - 我们需要什么来帮助新闻编辑室创造有效、有意义的合作伙伴关系”。此后,她建立了一个由300名关注者组成的Slack社区,参加了数十几次新闻会议和媒体考察,并通过新闻编辑室调查收集了新闻协作数据。

她在Medium的文章中写道:

当我知道自己快成为奈特研究员时,我改变了自己的策略。没有花时间谈判和辩论,我将精力放在了报道上。我希望尽可能多的与对协作新闻感兴趣、或者已经涉足这个领域的人多交流。我希望知道什么有用、什么没用、什么需要提升。

现在,Project Facet几乎准备好发布。Bryant称,她和她的几个媒体合作伙伴迫切希望用它测试三个不同的项目。但是她正在寻找一个可以解决平台安全组件的人。她还希望将Project Facet作为一个非盈利机构,通过长期策略寻找资金支持:例如订阅、会员资格和许可证。

“我已经开始调查风险投资的状况,但得出结论这不是正确的方向,”Bryant称。她的目标是像过去工作过一样的新闻编辑室:我宁愿有一千个协作的小型新闻编辑室,也不希望建立一个大的新闻编辑部。

如果想要在秋季推出Project Facet,Bryant需要找到自己的合作者。

“我现在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从一个我工作的事,变成更多人关注的事,并以更好的速度发展,”她说。

This article first appeared on Nieman Lab and is republished with permission.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jmettra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