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J报告显示,特朗普政府威胁新闻自由

作者Sherry Ricchiardi
Apr 24, 2020 发表在 记者安全
White house

当福克斯新闻的记者Kristin Fisher在一份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不力的报告出炉后就检测问题提问特朗普的时候,特朗普为其举措辩护,并教训她说:“你应该说‘祝贺,干得真好’,而不是问出这么讨厌的问题”。

在4月6号的同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总统还嘲讽ABC的记者Jon Karl。“这是典型的假新闻把戏,”特朗普说。“你是个三流记者,你说的话很丢人”。

在这些攻击之中,保护记者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特朗普政府与媒体”,警示了其政府试图削弱新闻媒体公信力的做法。 

针对媒体所有者、记者和新闻信源是策略之一,作者Leonard Downie Jr.写道。因此总统特朗普将媒体称为“假新闻”,“人民公敌”以及“人类糟粕”。

Downie是《华盛顿邮报》的前任行政主编以及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教授。他采访了数十位记者、媒体监督者、新闻教育者、媒体法律专家以及政府官员,以完成这部报告。

现在,面对这场疫情,事实性信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社群的健康及其阻止疾病传播的能力,有赖于对信息的接触和掌握。

“总统对于媒体的攻击会产生影响,会降低公众对于新闻媒体作为社会机制的信任,这是在公共健康危机之中非常危险的境地,”CPJ的行政总监Joel Simon在这份报告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并且这些攻击还会使得全球钳制新闻自由的威权领导人更加有恃无恐,尤其在当下这样一个真实信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珍贵的时候”。

在2016年11月的会议中,CBS新闻记者Leslie Stahl提问当选总统特朗普,为什么他要持续贬低媒体。特朗普回答,“你猜我为什么这么干?我这么干是为了削弱和贬低整个新闻行业的公信力,所以当你们报道关于我的负面新闻,就没有人会相信你们了”。 

[Read more: Key themes and formats of the COVID-19 disinfodemic]

特朗普对于新闻媒体公信力的攻击

“使我震惊的事情是这件事情有多么的精于算计,他计划了这一切”,Stahl说。

这份报告发现,特朗普的攻击既是故意的也是很难被忽略的。多次重复是他最有力的武器之一。根据美国新闻自由追踪的统计,从2015年他宣布竞逐总统直至2019年年底,他在将近1900条推文中攻击了媒体。其中超过600条是针对《纽约时报》、CNN、NBC、MSNBC、《华盛顿邮报》以及福克斯新闻的。

这些持续的攻击不是没有后果的,它们使得记者们处于危险之中。“特朗普对于挑选谁攻击是个精心的选择,”,马里兰大学新闻学院院长Lucy Dalglish在为这个报告所作的采访中说。“他鼓励公众,事实上是呼吁他们,去伤害记者们。马上就会有人因之受伤害”。

“在我的报道生涯中,我从没有一刻是心虚恐惧的,”前CNN主持人Frank Sesno在报告中说。“特朗普动员大众去讥笑和霸凌那些做他们工作的人。坦白说他表现得像个恶霸,刺激他的粉丝们去作恶”。

这些举动的影响远远扩散超过了美国边境。通过诋毁其本国新闻媒体,特朗普也给全球其他向他看齐的政府点亮了绿灯。

“在过去几年间,五大洲的超过50位首相、总统和其他政府领袖使用了‘假新闻’一词来正当化各种不同的反新闻自由行为”,《纽约时报》出版人A.G. Sulzberger在报告中引述的一次2019年的演讲中表述。

[Read more: Tips to support journalists that experience online attacks]

特朗普,推特和真相

推特变成了特朗普总统任期的一个标志,为那些不仅仅从以往的官方渠道接收关于总统信息的记者们创造了一个难题。“总统推特的力量前所未有,”前任白宫传播总监Michael Dubke表示。“新闻媒体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它们被作为‘突发新闻’报道,比发新闻稿高效多了”。

推特使得特朗普能够有效实行削弱媒体公信力的策略,哥伦比亚新闻评论数码记者Matthew Ingram在2017年写道。“他知道他的推文会被粉丝和媒体广泛转发,这使得他能毫无后果地陈述谎言,而不受质疑和追问”。

根据《华盛顿邮报》事实核查员,特朗普已经在推特上做出了16200个错误或者误导性的表达。其他事实核查网站发现了相似的结果。ProPublica创始人Paul Steiger说这开创了“人们不再相信事实报道的肇端”。

特朗普的以年计的削弱新闻媒体公信力的做法以及他时刻准备发布不准确信息的状态,危害了如今美国抗击疫情的途径。他的每日发布会常常包含有错误或者误导性信息。

就在报告发表后的这个星期,他臆想了紫外线照射和注射消毒剂抗击新冠病毒的有效性;这受到了来自医生们、制造业从业者的严厉批评。这些发布会使得事实核查报道和错误纠正变得很必要。MSNBC甚至实时地就从总统切换到了对他言论的事实核查

新闻媒体的回应

这个报告的核心其实是一个关键问题:媒体应该如何处理应对特朗普面向美国公众削弱他们公信力的行为?

佐治亚大学媒体法律系教授Jonathan Peters希望看到媒体能立起抵抗,那意味着他们中止和白宫的关系。他提供了一些建议:

  • 不要让那些被熟知爱发表错误信息的官员或者亲信上电视或者引用他们。
  • 如果特朗普 — 或者他的发言人 — 拒绝回答发布会上的一个问题,下一个被点名的记者应该继续追问同一个问题。
  • 如果记者们因为报道被从白宫赶出,其他媒体从业者应该抵制。

纽约大学新闻学教授和媒体批评者Jay Rosen相信新闻媒体应该彻底改变其报道这位总统的方式。他主张停止对于特朗普的言论、集会和发布会进行实时报道,停止参加他的发布会,停止采访不具名的政府官员。

这份报告的结论是CPJ为特朗普政府做出的七条建议。其中最关键的是请求特朗普不要“妖魔化或者去信化完成其使命的媒体或记者 — 至少不要在新冠疫情这样的公共健康危机期间。并应避免诋毁记者或者新闻机构,包括在推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