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可以使你的报道更加性别敏感的自问问题

作者 Cristiana Bedei
May 21, 2018 发表在 多元化

通往性别平等的道路是由好的新闻作品铺就的 — 能够表达各种不同背景的女性的声音并且平等对待她们的,以尊重和诚信报道她们的新闻作品。

但是尽管有着最专业和遵循职业伦理的意图,记者们既是监督者却同时也是有着潜意识偏见史和刻板印象文化观的普通人,这些也会反映在我们阅读、收看和听到的媒体之中。

在2015年,全球媒体监督项目揭露了女性在媒体中依然只有较低比例的发言权(所有媒体之中,仅有10%的故事是关于女性的),同时还会被误读。比如,她们会被不准确地描述为失业的,或者居家的全职妈妈,她们还会两倍于男性地被描绘为受害者。非常少的情况,她们才会以专业人士或者发言人的形象出现。

这些关于女性的生活和经历的充满刻板印象的表述又加深了对这个世界的不准确和有限的看法,充满性别歧视的预判。它也会带来对于女性如何看待自身潜能和社会地位的方式带来负面影响。

当然,新闻编辑室和媒体机构需要应对各个层面的性别不平衡。当性别不平等问题远远超出这个领域本身,从采编到管理层级都是如此,女性的缺位使得在很多决策过程中她们的声音无法被倾听,也无法负责。

但是有没有一些办法能够使得记者和编辑在写作和发表作品的时候更加性别敏感呢?IJNet询问了一些性别和媒体专家,请他们给出一些关键问题建议,能够是的记者和编辑问问自己,以提升他们的觉醒度并且带来改变。

1. 在信源层面我获得了性别平等吗?

这将包括专家、背景研究、引语,甚至摄影。

“研究显示了女性相对而言较少被作为信源和专家引语,并且记者完全没意识到这种不平等,” 女性媒体中心应对在线骚扰项目总监Soraya Chemaly说。

但是要获得持久和实质性的效果,媒体机构需要在管理和采编方面获得多样性和包容性,她表示:“这些问题非常关键,但是在媒体取得系统性变化角度,它们其实又相对太简单和肤浅了。”

2. 我在传递性别刻板印象吗?

在媒体的新闻报道之中女性被刻画的方式常常有问题,国际女性媒体基金会(IWMF)执行总监Elisa Lees Muñoz表示。IWMF是一家向女记者提供安全培训、报道之旅以及其他机会的机构。

她回忆起了最近的一个事件: “我在一个摄影新闻竞赛主要奖项的活动现场,不由得注意到,表现女性的图片 — 只占少数 — 尽管震撼,但常常有一些性意味。”

正如她所指出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强调了确保女性媒体形象公平和多维度,而非有性别歧视和刻板印象的必要。

3. 我的媒体机构的作者栏性别比例是多少?

人们应该养成验证他们正在阅读的文章是谁写作的的习惯,同样,也应该关心他们正在看的照片是谁摄影的,Muñoz还建议。

“一项最近的美国研究分析了关于一个女性话题的多篇文章 — 生殖权利 — 并且发现多数文章仍然是男性所写的,” 她说。“在摄影新闻领域,性别鸿沟就更宽了。”

对于媒体机构和编辑而言,意识到他们向多少女性分派报道任务、她们分派到了什么类型的故事、以及这些故事发表在哪里,可能是关注这种不平等的第一步。

4. 我讲故事的叙述方式是什么?

“我讲故事的叙述方式是我希望的,还只是因为懒和刻板印象?”自由记者和openDemocracy的性别、性取向、社会正义特殊项目编辑Lara Whyte说。

大量报道过关于性别以及性暴力的议题,她指出,许多强奸受害者只会被问及其遭遇的强奸,而非她们对于社会正义的看法,或者她们希望从本地和国际社会获得的回应。

“只把性侵幸存者看做受害者的叙述方式于我而言是一个完全失败的故事 — 而我写过一些这样的故事 — 即使它们看起来很成功,如果仅仅从引爆网络的角度来说,” 她说。

当然,这些问题还非常基本,大多数只是关乎那些根深蒂固的偏见,但是它们是迈向更为公平的新闻作品的第一步 — 这样的新闻作品中,多样化与包容性将最终被认可为是准确、符合伦理道德的新闻报道的核心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