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电台WBEZ如何接触更多读者

作者Em Okrepkie
Jun 19, 2017 发表在 Miscellaneous

记者——而不是读者——通常是提问的人。为了更好地吸引听众的关注,芝加哥公共广播电台WBEZ的记者决定改变这一切。

在2012年一个名为“好奇城市(Curious City)”的倡议中,电台邀请居民提交140个字符的问题,作为未来报道的基础。该小组使用了由“好奇城市”建立者Jennifer Brandel开发的流行工具——现在被称为Hearken——来组织听众提交的问题。 Hearken颠覆了自上而下的报道方式——由社区居民,而非编辑,提出引入报道的问题。

听众提出了主题从奇怪到严肃的问题。由于多数问题是高收入社区居民提出,在2016年,“好奇城市”开始了一项拓展计划,邀请代表性不足地区的听众参加。哥伦比亚新​​闻评论(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最近的一份报告,探讨了“好奇城市”在与更多元化听众合作时,所学到的知识。

其他记者如何借鉴好奇城市的经验,以便从生活在低收入社区的人士那里获得更多的故事想法?这里是这份报告的摘要:

了解你的核心受众,从而确定拓展策略

由于“好奇城市”需要提交问题的人士提供家庭住址,所以WBEZ很快就明白,大多数问题都由公共广告已经收欢迎的同一地区的居民提交。芝加哥南区和西区的居民——主要是非裔美国人和拉丁裔社区—— 提交的问题较少,因为他们不在WBEZ核心受众的范围之内。

这个小组了解了这个信息,并聘请了一名外联主任与这些社区的居民进行联系,并找出他们感兴趣的点。没有这些信息,他们就不能锁定传统读者之外的目标人群,接触到更多元化的听众。由于使用了外联,代表性不足地区的提问的增长率明显高于普通听众。主要观众增长率为20%,芝加哥南区为53%,芝加哥西区为78%。

实地合作

除了在线联络,“好奇城市”的记者还花时间街头漫步,与当地居民交流。他们接近公园和公共汽车站附近的人,寻找他们的问题。这种面对面的直接交流方式让记者能够更好地与那些非常规的WBEZ听众互动。

该项目的一个记者表示,比起在网上,更容易去回到关于“好奇城市”的问题,然后面对面解决问题。 CJR报告还发现,还有社区居民感谢“好奇城市”努力进行推行的例子。一位接受采访的女子表示,赞赏记者来到了附近社区,报道积极的事件。

与志同道合的社区组织合作

“好奇城市”成功的另一个关键,在于与有相同目标的社区组织合作,CJR报告称。在“好奇城市”的案例中,与当地图书馆合作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好奇城市希望人们提出问题,图书馆可以帮助解答。

为了增加提交问题的数量,“好奇城市”在选定的公共图书馆的大厅外设置了表格。这个策略的一个主要优点是,比安排记者走上城市街道的劳动密集程度更低。另一个好处是,社区一般倾向于信任图书馆;因此与信誉良好的机构合作,可以增加了公众对“好奇城市”项目的信任感。

花时间和人交谈倾听

你并不是总有充足的时间,但也不要因为当时谈话内容与你无关,而减少对话长度。在项目中,制片人在公交车上与一名男子谈到了家庭的经济困难问题。虽然“好奇城市”没有使用这个话题,但是为WBEZ提供了故事想法。正如CJR报告指出的,虽然一些对话没有成为“好奇城市”的故事,“但外联确实有助于WBEZ实现了更大的使命,这在其它地方是难以遇到的。”

Main image CC-licensed via Cou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