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给面对安全风险的独立媒体的一些贴士

作者SembraMedia
Sep 11, 2019 发表在 记者安全
Security guard

新闻报道总是带来记者们一定程度的风险。一些采访、报道和调查相对更加危险,并且由此,一些准则、指南和贴士就应运而生。在传统媒体,一支队伍 — 包括一名司机、一名摄影师和一名记者 — 通常会负责报道中更敏感的部分。然而,在独立新闻机构,单枪匹马一名记者往往要扮演所有角色。

对于小型采编部门,经营的记者设计策略以应对安全隐患并进行调查。

三位有着在危险领域报道的记者和编辑 — Ernesto Aroche,来自墨西哥的Lado B,Orus Villacorta以及Fernando Romero ,来自萨尔瓦多的Factum Magazine — 分享了他们是如何应对安全隐患的。

一个计划精良的策略

在2016年年末,在时任州长Moreno Valle执政期满之际,Lado B开始报道在中墨西哥的Puebla的安全事宜。他们想要检视这座城市里犯罪问题的影响。

Ernesto Aroche,是媒体Lado B的编辑和创始人,说团队开始报道“统计数据提供的相对安全——冷冰冰的数字”。有了这些数据,他们确定了他们可以前往并收集信息的地方,他们定义了报道相关事宜的安全策略。

“这表明在危险环境中预报道的必要性,” Ernesto补充。

Lado B的预报道安全策略包括三部分:

  1. 报道期限和开销计划。在这个阶段,他们向自己如下发问:报道是否会延续超过一天?我们有没有认识的安全酒店?平均而言,我们在餐饮上会花多少钱?我们会使用自己的车还是公共交通?这个区域足够安全吗?
  2. 采访日程。有关当局足够可靠吗?我们需要向他们介绍自己吗?和信源在公共场合会面还是没那么明显的地方会面好?有没有一些特别危险的时段?
  3. 安全准则。团队定义了一个监控区域安全的系统,并定义一个响应威胁的应激链。他们也会确认政府中的联系人,以及保护机构。

Lado B的策略还包括了公布安全考虑以“最大化影响并减低风险”。他们寻求同盟传播这些材料,并在报道时提供更多的保护。红色de Periodistas de a Pie (赤脚记者网络) 帮助他们发展监控计划,包括撤回日期,监控次数,路径以及采访日程等。

这个产品就是Puebla Bajo Amenaza (受到威胁的Puebla)。在这个项目过程之中,记者们都保持了安全。

Ernesto解释说,每一次他们渠道危险的地区,他们都会遵守以上的安全准则。

永远不要一人出行

在2018年12月3日,Factum杂志发表了《一个依附武装力量的犯罪团伙》,一篇关于高级别官员 — 萨尔瓦多武装力量联盟成员 — 他们创制了一个包括警官、律师、医生以及公民线人的网络以阻止一场针对八名被控非法抓捕和折磨人的士兵的

通过调查,他们发现这些官员使用这个网络先是贿赂,接着威胁,然后计划谋杀两名受害者,以使得他们无法作证。士兵们最终被判处14年入狱,三名情报官员则一年后落网。

Fernando Romero, 一名Factum记者,说团队做出的最有决定之一是提前了解区域,计划了日程表并与后方新闻编辑室保持沟通。“保持他们了解我们在哪里并在一旦发生事情的时候立即应答很关键”,他说。

另一方面,团队也做出过错误的决定 — 他们后来讨论了 — 通过派出无人陪伴的记者到危险区域。

“记者和媒体安全准则推荐记者最好在实地工作时由一或多人陪伴,”Romero说。“被调查的人,比如黑社会、军队之类恶意信源,更倾向于对落单的人充满攻击性,尽管这也不能完全确保他们的安全。”

Factum意识到了记者们不应该单独进行危险报道。

不信任官方

Orus Villacorta,Factum联合总监,说主要的错误之一是“在不了解警方、军队以及其他官方机构的边界的情况下”报道。 

她解释又一次,在洪都拉斯的La Esperanza,当报道Berta Cáceres谋杀案 — 这是一名2016年3月被杀的活动人士 — 他和他的摄影师刚下巴士就被警察监听。因为对于他们的记者证不满意,警方要求更多个人信息。

“我们给了他们想要的信息,因为我们吓坏了,”Villacorta说。

“另一方面,我们必须让他们知道我们了解我们的权利和法律规定下警察权力的边界,”Villacorta补充。“另一方面,我们必须知道在一些连执法者都不守法的环境下,情况会有多糟糕。比如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墨西哥和其他不少国家,不信任官方几乎成了生存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