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早间新闻会议关注数字报道

作者Steve Buttry
Jun 19, 2014 发表在 新闻基础

《纽约时报》正在试图让它的早间会议成为针对所有平台的讨论,而不仅仅是讨论某个页面的传统会议。公共编辑Margaret Sullivan使用这个会议作为她周日专栏的开篇:

“这天是周三的早上10点,39名编辑挤进了时报在三楼的会议室,一些人带着电脑和智能手机,一些人带着纸和笔。”

这个会议直到最近都在关注印刷报纸,但现在关注不同的议题:《纽约时报》数字平台的新闻。它们中有对包含正确标题内容的赞扬——例如,同时包含“Eric”和“Cantor”——来最大限度提升在线搜索的结果;一个对报告是否需要加入视频内容的讨论;讨论如何让一个政治方案在首页上更加突出。甚至还半开玩笑的提到了新执行主编Dean Baquet在Twitter上的尝试,所取得的效果——他赞扬了一个关于布鲁克林葬礼的报道,并提供了链接。

会议从讨论轶事转移到更宽泛的主题:在日益严峻的数字出版的机会和挑战下,《纽约时报》建立一个强大数字形象所面临的的挑战。

纽约时报创新报告

《纽约时报创新报告》也讨论了早间会议的变化。

“编辑部达成了一致:我们将太多的精力和时间放在了首页上。这种担忧——我们在每个采访中基本会听到这样的话,包括记者、栏目主编、报头编辑——一直是领导层关心的问题。它现在仍然存在。首页设定了每天的节奏,消耗着我们的工作重点,为编辑部提供成功的量度。最近Tom Jolly关于将首页会议的议题延伸到网络报道,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了一大步,但是很多人也表达了他们的顾虑,但是它会改变媒体的关注点,他们的技能和如何进行利用这些技能。”你不能将新的智慧放进旧的结构,它们在那里只是二等公民,《时报》竞争对手的一个编辑说。“这并不是真正的变化,你必须去改变权利的结构。”

这是经常出现在头版的华盛顿记者的一个典型抱怨:“我们内部的工作流程是不健康、不相称、最终适得其反。想想我们每天有多少工作在围绕头版展开——从10点的会议到午后记者提交的摘要,再到这些摘要的编辑时间,最后到4:30做最终决定的那个瞬间。在华盛顿,甚至有邮件达到分社,提醒大家头版由6篇文章组成。这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完全不了解互联网的编辑部。”这两篇《纽约时报》的文章引起了媒体对数字平台的关注。在一篇即将发布的文章中,我将解释如何引导一个将数字放在第一位的新闻会议。

这篇文章是“The Buttry Diary”一篇博客文章的节选,IJNet获权发布。

Image CC-licensed on Flickr via Jürg Voll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