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关注性骚扰,以及女记者的应对策略

作者 Sherry Ricchiardi
Oct 30, 2018 发表在 多元与共融

一项最近的研究发现,对于女记者的在线骚扰常常以一种性别歧视的霸凌方式出现:强奸威胁、性威胁、对于外表的粗俗攻击。

一个来自印度的例子:在一名记者进行了一个女性被猥亵的报道之后,她被网络喷子骚扰折磨,冒犯性的评论包括“我应该被强奸,然后扔去喂狗。”

这项由位于奥斯丁的德克萨斯州大学媒体互动中心进行的调查,是之前研究的后续产物。这些发现增加了女记者被网络骚扰者霸凌所面临的不堪问题的研究成果。

第一个项目之中,男性和女性媒体从业人员都被采访了关于社交网络上对他们个人以及他们工作的不尊重、仇恨、侮辱评论。研究者们发现了一个趋势。

“在采访中,我们持续倾听来自女记者的震撼性的可怕的关于性骚扰的倾诉。这和我们从男性那里听到的大相径庭,”领衔这项研究的CME的助理总监Gina Masullo Chen说。“我们决定我们必须进行一项单独的研究。”

这些“尖刻的性别攻击”对于女性记者和她们的工作发生了显著的影响。

“毫无疑问 [性骚扰]会引起严重的情感波动,并且使得她们的工作更加困难 ,”Chen表示。“这使得她们工作或者即使仅仅在社交媒体上看这些评论都十分痛苦。这会使得工作成就感降低,这会吓退不少希望继续从事这个行业的人,”Chen说。

她把自我审查作为另一个因素。

“这些记者可能会把报道中的一些细节删减掉,因为她们知道那会激怒一些人或者增添这些攻击。她们可能会避免触及一些特定话题。这可能会影响她们讲故事的方式,对于新闻行业而言这是个损失,”Chen表示,她也写了一本书《粗鲁的在线行为以及公共讨论: 难听的语言》, 于2017年出版。

根据CME的帖子, 项目“寻求理解在纸媒和网络媒体工作的职业记者是如何应对骚扰以及这些骚扰对于她们的工作能力有何种影响,要知道她们的工作对于和公众打交道的要求与日俱增。”

样本包括了75名来自德国、印度、台湾、英国以及美国的职业记者,既有新人也有老兵。

研究专注于两个主要问题:

  • 在何种程度上 — 如果有的话 — 在线骚扰影响了女记者工作的方式?

  • 女记者们用了什么策略来避免或者应对这种骚扰?

CME报告中关于这项研究所列出的结果包括:

  • 在所有回答曾经历某种网络骚扰的记者中,骚扰聚焦于她们个人、性别或者性取向。德国一家新闻机构的在线编辑说,她经历的霸凌并不针对她的工作,而是“要毁了我这个人。”

  • 回答者指出,她们面对的骚扰与男性同行们不同。她们认为其更加性别倾向,包括性暴力。

  • 大多数回答者认为她们的新闻机构对于帮助她们应对网络攻击无所作为。她们担心如果报告骚扰,可能会被贴上“过分敏感”的标签。

在被采访的75名女性之中,24个描述了她们针对在线骚扰的应对之策。以下是是这些方法的举例:

  • “一名美国电视记者在她的工作页面上使用脸书的词语阻挡功能,以阻挡诸如“性感”、“热辣”,或者“胸部”之类的词语被发布。

  • 另一名美国电视记者说她从工作页面上删除了鼓励类的留言,因为担忧留着它们会引来更多同类型的内容。

  • 一名在美国的拉丁裔报纸记者在5年前开始工作的时候面临“极端骚扰”。现在她对于把故事的多个角度都呈现“非常警觉”,以避免投诉不满升级为言语暴力。

  • 一名身在英国的自由记者谈及了在报道发表之后忽略社交媒体以避免暴力的方法。“如果我为星期天版报纸写稿,那些评论就会出现在我的推特推送,并且……毁掉我的整个周末,”她说。

  • 德国回答者觉得使得同行们开口谈论他们经历的骚扰并且使得评论变得温和至关重要。

根据这项研究,“大多数我们采访过的女性都说新闻机构可以在培训她们如何应对骚扰并在骚扰发生后支持她们方面做更多。这表明了新闻院校和专业人士开发相关课程的需要。

“大多数和我们交谈的记者都希望她们的上司将确保一个安全无骚扰的工作环境视为他们工作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