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爆发期间的媒体可持续性

作者Janine Warner and Naimid Cirelli
Mar 30,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Red/Acción in Argentina published screenshots of their virtual workflow.

随着遏制新冠肺炎疫情的举措在全世界传播,数百万人在其家中被隔离,可靠的、事实核查过的新闻就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新闻受众在以创纪录地数字增长,但是许多新闻媒体的收入却在下滑。

许多在这样的经济状况下受到影响的企业停止了他们的广告,直至五月的公众活动和会议都被取消 — 还可能更久。一些媒体报道其订阅和会员在增长,但是面对如此之多的不确定性,他们已经害怕读者可能很快就会取消。

独立数码媒体做了什么来熬过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那些研究媒体可持续性的专家推荐了什么?

联盟使得媒体机构更强大

"当经济出现问题,首要削减的就是广告,"媒体发展投资基金管理总监Patricia Torres-Burd说。对她而言,所有人都焦虑现金流。"你必须为一种新常态做好准备,"她说。

"现在是时候加强与你受众的关系了。你必须得明白这场竞争是什么,甚至与其他本地、全国乃至区域新闻媒体合作,”她补充。

Periodismo de Barrio
In Cuba, Periodismo de Barrio and El Toque joined forces to limit the danger to their teams by reducing the number of journalists who had to go out to report on the crisis.

 

Periodismo de BarrioEl Toque,两个古巴的独立数码媒体网站,加入了报道新冠肺炎疫情的力量。首先,他们为团队创建了一个安全计划:“我们意识到通过联合力量,我们的团队会更强大,因为我们的媒体网站有不同的长处,”创始人Elaine Díaz说。

"我们通过评估如何制作更多新闻、如何更好地报道、如何降低需要出街的人们的风险开始,”她说。对于Díaz而言,这不仅仅是关于知会社群,而是关于限制对于记者、摄影师以及视频制作者的风险。通过汇集力量,他们做到了降低必须去到公众场合报道新闻的人的风险。

"正如任何联盟,过程并不完美,但是所幸两个团队都是虚拟培训的,”Díaz说。安全预警和扩展的新闻报道增加了花销,因此领军者们联络了投资者,了解他们如何能够更改预算以涵盖新的开支。 

"最终,我们的合作关系帮助我们降低了开支,因为每个媒体站点以各自的具体形式承担了制作内容的成本。我们甚至做到了使得资助者因为认识到支持我们协作的重要性而给我们财政支持”,她说。

Díaz说危机使得他们了解了协作的价值,补充说这种经验能带来未来更多的联盟。 

[Read more: Want to better serve your readers regarding COVID-19? Read these tips.]

联络金主和受众

在危机时刻,长时间的报道和因应远程工作的需要可能使得业务和管理难以成为优先项。然而,今早联络金主、客户、广告商或者捐助者可以在短期和长期带来不同。

基于媒体站点的类型,建议会从与其他媒体合作到研发虚拟培训项目再到考虑与未做好准备与客户或者员工沟通的第三方新服务各不相同。最恒常不变的建议是尽可能快地建立双向的与受众和金主的联络。

“在阿根廷开始隔离措施之前,我们给我们的捐赠者发出了邮件,请求评估项目或者调整截止日期和预期,因为我们知道疫情就要来到我们的国家,”拉美独立数码媒体和事实核查先锋Chequeado总监Laura Zommer说。“我们确信我们的大多数支持者都和我们有共识”。 

Chequeado
Chequeado, which was the first fact-checking site in Latin America, created a special section on the COVID-19 pandemic.

 

[Read more: The role of solutions journalism in reporting on COVID-19]

从当面会面到虚拟世界

几乎是一夜之间,大多数人都从当面互动转向了虚拟世界。从电信通讯到在电脑屏幕前与朋友见面,从手机瑜伽课到手机音乐会,变化非常迅速。但很多人仍在学习如何最大程度利用这些数码工具。

Work from home
Almost overnight, the majority of the population had to switch from in-person interactions to the virtual world. Credit: Unsplash

 

"我想如今我们有机会以新的方式使用这些虚拟空间,”Sembra媒体联合创始人和总监Mijal Iastrebner说。“到现在,它们仅仅是在线工作空间,但是真相是这种看法很限制人,因为虚拟连接提供无限可能性,”她说。“我不仅仅是在说内容产出,而是与我们的社群更深入的互动”。

媒体必须也要面对新闻渗透挑战,以及许多其他对于受众注意力的竞争。因为有创纪录的人被困于家中,数码新闻和娱乐的消费大涨。这个时刻为新闻机构创造了迅速适应虚拟世界的机会。

"拥有灵活性和适应性的团队能够更好地传递适合数码消费的信息,”拉美媒体发展投资基金项目总监María Catalina Colmenares说。“它们可以利用这些能力通过创新性报道设计能够吸引新的忠实受众地策略。这些新产品或方法可以制作出意想不到的、可持续的增长”。

 

Recording a podcast
Tomás Perez Vizzón, director of the Anfibia Podcast, recording his podcast from his bedroom closet.

 

考虑新服务

"对于那些为第三方提供服务的人,有机会在危机时刻提供新的传播服务,”厄瓜多尔独立数码媒体站点GK联合创始人sabela Ponce说。企业需要帮助与其员工和客户沟通。“第一步是要确定客户、产品服务类型以及此刻最大的挑战,接着向他们提供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