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新闻业面临的9个挑战

作者Maryanne Reed
Dec 10, 2013 发表在 数字新闻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消费数字新闻,新闻业的前景从未如此光明。但是未来的记者将面临一系列的挑战,根据新闻集团高级副总裁兼策略副主管的Raju Narisetti的说法。

Narisetti最近和西弗吉尼亚大学P.I. Reed新闻学院的学生分享了他对媒体未来的预测,作为该学院“Future of Media - Now”系列的一部分。

Narisetti对BuzzFeed普及的“listicle(可收听文章)”模式表示了赞赏,他提供了未来新闻道路充满荆棘的原因提供了9个理由。

  • 报纸不会消失

尽管美国的顶尖报纸都遇到了裁员和削减,但是纸媒新闻仍然在很多市场为广告客户提供了到达受众的最有效方式。

例如,《华盛顿邮报》(Narisetti曾担任总编辑)仍然抓住了40%的本地市场,为报纸提供了必要的收入来源。

“如果我们有将近百分之五十,六十,甚至七十的收入和利润来自报纸,我们将始终报纸如此大规模的员工专注于报纸,”Narisetti说。对于将报纸和下降的汽车行业做比较,他说,“它就像底特律。很少有人会去做新闻,但是你总是需要有人去做这件事。”

  • 数字广告不是救世主

当越来越多的读者投向数字媒体,但是来自数字媒体的收入并没有跟上——因为读者越来越分化,让广告主占据了上风。

“如果你是一个广告主,你对在哪儿投放广告的选择将越来越多,”Narisetti说。“因此你的媒体可以在数字上挣一大笔钱,但是这个数量始终不可能接近报纸的广告利润。”

Narisetti认为在新的数字产品和应用中植入新的盈利模式显得尤为重要。他将《纽约时报》的普利策奖获奖项目“Snowfall”描述成“令人惊叹”的经验,但是由于没有盈利模式而显得遗憾。“在项目结束后,Snowfall的页面浏览量不会带来任何价值,因为它没有产生增加任何收入。”

  • 付费墙仍然存在,将继续挣扎

将有更多的报纸建立付费墙,但是它们的成功与否各不相同,因为它们很难吸引愿意为内容付费的数字订阅用户。Narisetti认为一个媒体无论采用付费墙还是计量模式,大概只会吸引其独立数字读者数量的5%。

“如果将付费墙看做增加收入的额外来源,我认为是成功的。但是如果将它看做为新闻募资的解决方式,则很多都会失败,”Narisetti说。

  • 新闻将直接到达读者;它们没有必要通过媒体

随着Facebook和其它社交媒体为新闻提供了新的途径,现代读者并不期待努力去“找寻”新闻。如今的记者必须能够撰写、报道和推销他们的故事。最低限度,记者至少需要知道如何使用SEO来提高自己的优势。

“在纸媒世界,有一个职位叫做发行营销,他们的工作时弄清楚如何赚钱。但这个职位在数字世界中并不存在,”Narisetti说。“在2013年,新闻的定义必须包括‘我会做任何事情来吸引更多的人阅读我的新闻’。”

  • 网络视频提供了一个可行的办法

网络视频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盈利机会,因为读者喜欢它,而且具有加入视频前贴广告片的可能性。

“视频是我们现在弄清楚的第一种新闻形式:当有人在观看——无论在哪里观看——其中都充满了盈利模式,”Narisetti说。

出于这个原因,《华尔街日报》——之前只出版报纸的媒体——现在每月都生产大概1600支视频,约合120小时,让它成为了全世界除电视台之外的最大视频制作商。

  • 手机可能是威胁和机会,但是它是新闻的一个现状

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使用手机阅读新闻,新闻机构必须采取“手机第一”的模式——或者失去移动市场的竞争力。

这意味着将内容打包成在更易于在小“窗口”消化的方式。例如,长篇叙事新闻导语可能会被简短迅捷的方式取代。

这也意味着在移动平台将投入更多的资源,这在未来是一条很长的路。 Narisetti说,即便在《华尔街日报》——36%的读者只通过手机阅读——也只是少数人在移动团队工作。

  • 好新闻截然重要,但是读者的新闻阅读体验将更加重要

如今的读者是“杂食性动物”——从一个资源到另一个,从一个设备到另一个设备,让媒体在有限的时间内捕捉他们的注意力。

“在报纸的辉煌时期,拥有很好新闻或优质报道的优势时间曾经是一天,”Narisetti说。“当网站迎头赶上时,它缩小成了几个小时。如果你幸运的花,现在已经缩小到了2分钟。”

Narisetti称“惊艳”的内容是远远不够的。吸引和保证读者的唯一方式是创建引人注目的体验,让读者回来。《华尔街日报》就是一个好的例子,它在Facebook上市时建立了实时跟踪克·扎克伯格财富的图表;《纽约时报》也在Facebook建立了互动的奥斯卡奖投票页面

  • 好的和坏的经验都集中在同一个地方:内容和技术

为了制作有影响力的数字新闻,记者、开发者和设计人员都必须携手合作,建立与读者互动的高质量内容。

但是团队工作对那些不理解和不欣赏其他人工作的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当你走进编辑部,你不需要编码,但是你必须作为一名可以用开发者语言说话的记者,”Narisetti说。“如果你在讨论我们可以给读者怎样的一个经历,开发者可以理解你所说的,了解你想要做什么。”

  • 媒体现在面对着一个新的挑战者:广告客户

很多传统媒体的广告客户现在直接向他们的消费者推广自己的品牌。这种“赞助内容”和“原生广告”的兴起对编辑部造成了巨大的威胁。

公司也成为了熟练的内容制作商,争夺“读者拥有的独一无二的非再生资源——他们的时间,”Narisetti说。例如,通用电气公司通过视频和社交媒体将自己定位成创新的领导者,例如#6secondsciencefair活动。

“我们需要开始思考,我们如何与这些品牌互动,如何帮助他们做到这一点,”他说。如果新闻媒体不占据这个空间,他们“不会有机会在数字领域取得任何显著的收入。”

最终,在不断发展的数字环境中成功,而不仅仅是生存的关键,是适应、实验和预测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

“讨论未来的好处是他们尚未到来,”他说。“但不好的是,没有任何标志显示未来的到来。如果你某天醒来之后发现未来已经敲门,但是你尚未准备好,那么只会被遗弃。”

这篇文章最初发布于PBS的MediaShift,IJNet获权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Maryanne Reed是西弗吉尼亚大学P.I. Reed新闻学院的院长。

Image of Narisetti CC-licensed on Flickr via hellomediacont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