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新闻前驱:传统出版商将机会留给媒体创新者

作者Maite Fernandez
Feb 11, 2014 发表在 Miscellaneous

Gumersindo Lafuente已经从事了十多年的数字媒体创新。最近,他建立了Por Causa,一个使用数据新闻来调查贫困和不平等根源的非营利性基金会。

IJNet对他进行了采访,在第一部分中,Lafuente讨论了他的新举措。

在第二部分中,Lafuente讨论了他从之前创业中获得的教训,该项目激发了他的想法,并了解记者使用高科技的重要性。

IJNet:几年前你建立了Soitu.es,该项目因为自身的创新获得了很多奖项,但由于缺乏资金被中断。你从这个项目中获得了怎样的教训?

Gumersindo Lafuente:Soitu和Por Causa没有任何关系;它们建立的时间不一定,模式也不一样。Soitu出现的时代和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完全不同。在当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处于金融泡沫的最高点。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项目,一方面充满纯新闻理想,还有与新闻相关的技术。

在当时,考虑到经济和资金类型,我们决定让它成为一个具有希望的项目。

我们的项目充满了创新性,因此更加适应现在的社交媒体环境,而不是当时。Soitu是一个针对Facebook和Twitter的项目。在Soitu建立时,Facebook已经存在,但是还没有达到今天的影响力;Twitter在当时并未出现。Soitu和twitter几乎同时诞生。

随着那么多年已经过去,加上西班牙严重的经济危机,找到教训在今天不是一件难事,但在过去却并不简单。如果是那么容易,我们当初就不会犯错。我认为我们确实犯了一些错误。

我们的项目比想象中更加有趣,更加强大,特别是在技术方面。可能是我们没有完全意识到公司在技术方面拥有的全部潜力,因此新闻方面可以继续生存。其实这并不简单。我们的股东,刚开始特别慷慨,到最后也非常的谨慎。世界经济和西班牙经济的崩溃让我们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IJNet:是否有任何新的媒体创业公司引起了你的关注?

GL:在拉丁美洲,真正蓬勃发展的新媒体公司并不多,例如萨尔瓦多的El Faro.net、哥伦比亚的La Silla VacíaVerdad Abierta

它们中的一些是利基网站,其它的关注冲突,另一些关注政治。从新闻角度来看,他们都非常相关。他们有一个几乎每个人都有的问题:资金。很多公司都得到了国际基金会的帮助,其中一些来自美国,它们还没有找到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我认为商业模式最终会出现。阿根廷有一个有意思的网站:Chequeado.org。另一个是智利的Poderopedia。它们中的一些是新闻网站,其它则致力于创建强大工具的工具。

西班牙有一些新媒体公司,例如已经有一年多历史的El Diario.es,其它还有InfoLibre。尽管它们都是非常有趣的项目,但是仍然非常的传统。由于受西班牙现在经济形势的影响,一些创新项目很难寻找到资金支持。

我们看到的是,传统媒体似乎并未找到出路,它们将这个领域留给了开放创新的人。诸如贝索斯购买《华盛顿邮报》的事件将持续发生;在未来的数月或数年中,我们将持续看到数字百万富翁将如何收购和启动新闻媒体。

这并不是一件新事。在每一个工业革命时期,总是赚钱的人创办媒体。在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早期,西班牙就发生了这样的事。那些在商业上取得成功的人不是收购,就是建立报纸。如今又出现了类似的现象,那些被家族掌握数十年的媒体现在像接力棒一样被一代代的传递。

IJNet:现在的记者需要怎样的技能?你对新闻专业学生有什么建议?

GL:一般来说,记者需要意识到新闻是一项非常微妙的工作,任何时候都必须小心对待。此外,考虑到我们所处的世界正面临着非常革命性的变化,很多问题都没有绝对的真理。

第三,不要害怕创新,更不要害怕技术。在几年前,你也许会建议记者多旅行,多学几门语言。今天,虽然仍然需要具有好奇心和毅力,但了解技术显得尤为重要;而掌握一门新语言也同样重要。了解新技术可以让新闻更有竞争力和创新性。

对于学生来说,除了保持对新闻的热情外,如果了解相关的技术,他们在新闻行业的未来将更加光明。

Follow @maits

此次采访用西班牙语进行,Maite Fernández负责翻译为英文。

Photo CC-licensed on Flickr via wic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