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支持经历网络攻击的记者的贴士

作者Megan Clement
Nov 4, 2019 发表在 记者安全
Bad words

任何曾经被网络骚扰、喷子纠缠、或者其他形式网络攻击过的记者都知道这样的经历有多可怕,一个人会觉得多么无助。但是新闻机构越来越意识到他们的员工需要专门的支持以应对网络攻击。

在线安全专家在第11届全球调查新闻峰会上分享了新闻机构可以使用的技巧。

对于Glenda Gloria,饱受政府和喷子攻击的菲律宾新闻网站Rappler的执行编辑来说,对抗关于记者的假信息对于读者和对于其员工同等重要。

“即使你自己不想辟谣,你依然要为了你的核心受众这么做,” Gloria说。“当新闻面临围攻,你得保持你的核心”。

位于维也纳的国际新闻学院 (IPI)发现,许多新闻机构并没有专门的部门帮助记者应对攻击。但是即使没有一个安全部门,也有任何新闻机构管理者都可以采取的特定的步骤去支持记者们,《纽约时报》安全部门负责人Jason Reich说。

“威胁骚扰的应对工具已在你手中,”Reich说。

这里是新闻机构需要做以确保记者们不会自我审查而能完成工作 — 或者因为被在线攻击而心理受创。

鼓励报告

新闻机构必须建立起支持和允许记者简易报道受到的攻击的文化,Griffen说。这种文化必须由上而下 – 比如说,编辑在编遣会议上提出安全问题。“你需要理解这个问题并会说‘我们将与你站在一起’的管理层”,Griffen说。他补充管理层确保机构同事们了解相关步骤很重要。

将威胁诉诸记录

记者们不应该必须将使得他们痛苦的事事诉诸记录,Reich说,但是新闻机构管理者应该将记者们受到的威胁诉诸记录。这会使得他们了解潜在的威胁和屡次攻击者的类型而不必将前线记者暴露于更多的伤害之下。

辟谣

当有关于记者的谣言流传时,“清者自清”信条下可能很多人倾向于无视。但是Gloria说Rappler决定将与其记者相关的假消息辟谣。她举例Rappler的记者Pia Ranada,面对着恶意的谣言罗织。有一度,谷歌第一页Ranada的名字下面全部都是假消息和指控。现在,第一页下则是关于对新闻自由的侵犯了。

做自己的研究

在菲律宾这样的环境下,当对于独立媒体的攻击是由总统煽动的,Gloria说Rappler不得不自己对于谁在攻击记者进行研究。报社搜集了40,000被称之为“鲨鱼坦克”的假账户信息。

形成同业群体

Reich和Griffen强调同业群体的重要性。都引用路透网络作为行业内最佳实践的例证,尽管简单如一个WhatsApp群组也对于一些新闻机构足够了。Griffen说即使没有面对网络暴力的记者也应该对同行伸出援手。

将性别加入安全回应

IPI的对新闻机构安全性原则的研究发现普适的“不仅仅是女记者更容易受到在线攻击,女记者所受的攻击还更恶意并通常与性有关”。在Rappler的例子里,Gloria提到这家报社六成是女性,并由女性Maria Ressa领军。这不是巧合,Gloria说,如果你考虑这家机构所受到的严重骚扰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