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非洲政府的开放运动

作者Stephen Abbott Pugh
Jan 11, 2016 发表在 专题

开放成为了全球很多政府的一个流行语。但是一个开放政府应该做什么?人们如何帮助塑造这种开放局面。

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上任第一天与11个国家签署开放政府伙伴关系(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全球越来越多的政府承诺提升开放性和透明度。

OGP现在拥有69个成员国,越来越多的国家也希望加入这个组织。在2015年10月,南非成为了OGP的联合主席国,将开放国家焦点转向了非洲。

但是所有这些国家——无论是否是OGP成员国——恪守了开放的诺言?一直以来,不断有批评称加入OGP过于容易,很多成员国家无法满足财政透明、获取信息、政府官员财产公开和公民参与等内容。

因此,需要更多的努力确保非洲国家向开放方向发展,而且需要来自媒体、技术和公民社会的支持,确保政府履行承诺。

为了帮助这一进程,我在Code for Africa的团队与Open Knowledge合作,建立了开放政府研究项目(open government fellowship scheme),我们在六个月时间为加纳,尼日利亚,卢旺达和乌干达的研究员提供支持。我们的研究员完成了哪些项目?

腐败是尼日利亚的一个重大问题,Seember Nyager在研究项目期间,建立Open Contracting在本国的知名度,展示采购过程中的公示过程将有利于政府。他遇到了尼日利亚的司法部长和其他高级官员,向乌克兰和智利的专家寻求帮助,并建立了budeshi.org——通过网站来解释她推动的内容,并展示开放数据可以解决的社会问题。

在加纳,Suhuyini Salim Shani展示了公民参与确保国家关注受影响社区的重要性。他的工作关注移动工具和调查如何可以被用于达到目标,他也在与Code for Ghana团队探索未来的合作伙伴。

随着乌干达2016年大选的即将到来,Irene Ikomu通过为乌干达公民提供更多监督领导的方式,推动了他与乌干达议会观察(Parliament Watch Uganda)历经五年完成的国会监督项目。她也是坦桑尼亚“非洲开放数据会议(Africa Open Data Conference)”的发言人。

如何获取信息和开放数据是卢旺达研究员Claude Migisha的关注点。在研究项目期间,他积极推广Sobanukirwa项目的知名度,这个网址帮助卢旺达人获取信息,并提交对卢旺达正在起草的开放数据政策的反馈。Claude目前在英国的ICT4D进行学习,他通过这次机会,获得了来自开放数据研究所(Open Data Institute)的培训,并撰写其他国家可以从英国学到的经验。

通过我们的研究员——以及获得Code for South Africa支持的人——已经不断在推进“开放”运动的前进。他们的努力还显示出各个国家仍有很多的努力要做,确保开放政府承诺,而不是做出空头许诺。

Image CC-licensed on Flickr via 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