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美国反警察暴力抗议的贴士

作者 David Maas and Taylor Mulcahey
Jun 1, 2020 发表在 记者安全
Police car

距离明尼阿珀利斯白人警官将其膝盖顶住乔治.弗洛伊德的脖子已经过去一周了,这杀死了这名46岁的黑人男子

从那以后,示威者冲上全美各大城市的街头要求为弗洛伊德讨回公道 — 同时要求结束已在这个国家造成长期系统性不公与不平等的种族主义。

这种不平等不仅仅反映在诸如弗洛伊德、Ahmaud Arbery以及Breonna Taylor这样最近被杀害的人。美国的新冠疫情不成比例地影响了有色人种。由疫情引发的经济下滑则对于有色人种社群影响最大。这里只是今天最为显眼的例子。

作为将注意力投向报道抗议示威的记者们,有责任感地进行报道就显得至关重要。

这延伸到他们报道的方方面面。语言很重要,上下文背景很重要,事实至关重要。在报道这些抗议中的将近100起针对记者的攻击之下,安全也需要成为首要被思考的内容。

我们编纂了一些贴士和资源供报道抗议示威的记者们使用:

(1) 保持安全。

安全应该成为你和你的团队的首要目标。许多记者在报道周末的抗议示威时受伤。

尽管获得报道很重要,但你应该采取措施减少对你自己和他人的风险。

“你的目标应该是靠得足够近以便观察,而又不至于伤害到你自己或他人,同时也不会干预影响到安全或者救援工作”,Al Tompkins在一篇为Poynter所写的文章中提到。这篇文章非常值得一读”,会提供实地记录骚乱的记者所需的实用贴士。

在周日,保护记者委员会发布了一则安全建议,为记者详细列出了威胁与考虑。

以下就是当报道抗议示威时安全方面的专家资源:

(2) 谨慎选择你的用词。

记者们讲述关于正在发生的故事。因此,他们拥有塑造关于事件的叙事的巨大力量。新闻帮助驱动公众如何理解和思考社会运动。我们所选择的每一个词都至关重要。

来自印第安纳大学Danielle K. Kilgo的研究显示,德克萨斯的报纸更倾向于将与反抗种族歧视的抗议成为“暴乱”,更倾向于正面描写关于卫生和移民的抗议,展示了深层次的报道偏见。

远离“暴乱”这个词,美联社记者Aaron L. Morrison在推特上写道。他建议使用“社会骚乱”一词来替代。

国家公共广播电台的公共编辑Kelly McBride建议将“手无寸铁的黑人”一次弃用,或者至少少用、慎用。“事实上整个白人非正义地对黑人使用暴力的故事是根植于社会中,超出那个黑人是否拥有枪的”,她写道。为了更好理解为什么记者们应该少用,可以阅读她的全文

记者们也有趋势内化警方术语。使之将关于警察暴力的事件真相掩盖,Adam Johnson在一篇2016年为FAIR所写的文章中说道。例子包括“牵涉警官的射击”,“嫌疑人/对象”,以及“争辩”。为了更好理解这些术语的使用以及与之相伴的内涵 — 以及为什么这些语汇应该被淘汰 — 阅读Johnson的全文。 

[Read more: Tips for staying safe while covering violent protests]

(3) 避免使用被动语态。

作为一个规则,记者们应该鲜少使用被动语态。专业记者都明白这一点。那么,为什么当我们报道警察暴力的时候被动语态又会冒头了?

“主动语态表明所有权(某人做了某事),而被动语态会使得所有权模糊(某事被某人做)。它将错事与主体拉开了距离”,驻点在芝加哥的记者Joshua Adams写道。 

我们已经看到这在上个周末的抗议报道中出现了。查一查作者Rebecca Traister的这条推特。《华盛顿邮报》评论作者Radley Balko在这篇2014年的文章中写到了这种“有趣的语法”。

检视你的报道、标题和社交媒体帖子,尽可能的减少被动语态吧。

“我会认为,他们有着伦理的、职业的,以及道德的责任去保持使用主动语态,并将内容清晰传递给读者”,Adams说。“这很微妙隐晦,但至关重要”。

(4) 将报道置于更大的警擦暴力背景之下

全美的抗议占据了周末的报纸头条。抗议、火光、被破坏的公物的图像充斥着全国的头版。

尽管记者们需要报道这些事件,但它们并非完整的故事。故事是警察暴力,Dylan Scott为Vox写道。这些抗议,以及与之相关的暴力,仅仅是更大的图景中的一部分。

这些抗议可能以明尼阿珀利斯的一名白人警察造成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开始,但是它们存在于美国更长的警察暴力历史之中。任何现在的关于社会骚乱的故事都需要包含背景。

“编辑:帮助你的受众理解为什么一个关于抗议的故事不仅仅是关于财务破坏是你们的工作。这个故事是伤痛之一,未解决的不公之一,未受到保护的民权之一”,编辑Margarita Noriega在推特上写道。

对于新近开始报道这个领域或者在美国之外写作的记者,我们收集了一些资源帮助你更好了解最近的警察暴力事件。

(5) 事实核查以及增大事实核查信源。

发展总是展开得很快。尽管许多在美国的人走上街头抗议,更多的人却在网上使用社交媒体追踪着情况。这为虚假信息创造了机会。

一些虚假陈述的例子包括一名明尼苏达警官打破窗户煽动示威者并鼓励劫掠。这已被证明不实。 

在华盛顿,谣言流传说手机信号被国民警卫队切断以阻止示威者报道警察暴力。这被证实虚假。这个网络标签本身就是被虚假账号创建和推广的。

虚假陈述的列表还很长。BuzzFeed记者Jane Lytvynenko和Craig Silverman收集了一份虚假和误导陈述的不断更新的列表。“政治事实(PolitiFact)”也是关于抗议示威的事实核查帖文

记者们应该帮助增大其所在机构的事实核查工作,当遇到在线虚假信息时指出,并接近在做优秀工作的地方媒体。

[Read more: Photojournalism tips for following up on protest movements]

(6) 教育自己和团队,多学习关于种族报道的知识。

报道种族很具有挑战性。首先,了解这一点。接着,教育自己。你向读者提供的报道越具有信息量,他们在评估正在展开的周围事件时就越处于清晰有利的位置。

正如种族正义组织“种族向前(Race Forward)”在其种族报道指南中所指出的,你在作品中谈体制系统而非谈个人至关重要。“系统性的分析意味着我们检视根源性原因和机制。这能够构成好的新闻,并为叙事和质询打开新的收入之门”。

比如现在的抗议,不仅仅是关于乔治.弗洛伊德之死。考虑什么使得警察能够以如此高的频率以及不受追究地杀死黑人。分析新冠疫情以如此之高的比例夺取有色人种生命的原因。探讨经济下滑的原因和时点,又是有色人种社群被打击得最为严重。

接着,将之融入你的报道之中。

(7) 谨慎使用图片。

批判性地思考你在拍谁,以及你的图片会如何影响你的作品对象。

“抗议警察暴力的摄影伦理一直受到质疑,因为我们知道这些作品越来越多地被警方用于证据。我们生活在一个监控时代,记者们必须深层思考我们在社会系统中的角色,”“权威集合”发布的声明说

照片可能会无意中对于示威者带来伤害,包括人肉或拘捕。

尽管摄影记者的工作是记录正在发生的事情,“权威集合”鼓励采取有创意的方法去执行,比如说拍摄剪影、戴口罩的抗议者或者人的后脑勺。聚焦大的故事,比如和平示威以及更加暴力的。

我们知道这是一条难以划分的界限,但是我们鼓励你探索这场讨论,并关注诸如“权威集合”、女性摄影以及多元化图片这样参与反警察暴力示威中的摄影伦理的机构。

我们也在学习。如果我们漏掉了什么,请告知我们,我们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