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地处冲突地区的记者们从“休息和庇护奖学金”中获益

作者Clothilde Goujard
Jul 08 发表在 记者安全

在2015年春天,乌克兰电视台的记者Yuliaa Bozhko几乎处于崩溃和抑郁的边缘。她在家乡Donetsk报道突发冲突,每天都面对危险境地,最终不得不带着女儿和一个行李箱逃离。

在被改派到的新地方基辅,她感到很孤单,努力在工作中寻找成就感,并设法应对过往经历中经历的创伤。

“我身边很多亲近的人都去世了,面对这场灾难非常困难,” 她说,三年之后。 “一切都破碎了。”

一位同事建议她申请记者无国界德国与taz-Panter基金会(这是一个德国日报《die tageszeitung》相关联的非营利机构)联合组织的休息与庇护奖学金

这个奖学金面向报道处于危机中或者战争中的记者,并向他们提供在柏林的三个月时间的休息以及心理支持。

“我们有了这个想法是因为,我们经常看到,有记者来找我们寻求帮助,但他们并不想永远离开她们的祖国,而只是希望从他们所处的糟糕环境中休息一下,” Christian Mihr说,她是记者无国界德国的总监。

这个奖学金项目是2016年开始的,已经帮助了来自阿富汗、埃塞俄比亚、土耳其、布隆迪的七位记者。大多数,就像Bozhko,利用这个机会休息,充电,访问柏林,享受闲暇,也有一些做研究和轻松的工作。

“通常,短时间的停工能够给人力量,使得记者之后可以继续投入工作,” Mihr收到了这些记者的正面反馈。

Bozhko和她的女儿到了柏林,女儿在这段时间就读国际学校。每周两次,Bozhko会去看心理医生以克服曾被威胁的创伤,并尝试重新开始离开家乡、亲友之后的新生活。

“看心理医生帮助我很多,使我能够从心理创伤中恢复,”她说。“这也是一个暂停下来好好思考等我回归之后应该做些什么的机会。”

去年,来自全世界的260名记者申请了这个奖学金。加密的申请使得即使来自极受压迫国家的记者们也可以申请。

每一年,Mihr选拔两名记者。去年,1/3的申请来自那些希望逃离他们国家的记者。 

当情况严重,但并不适合休息与庇护奖学金,记者无国界的团队还会尝试为他们寻找其他项目或者与合作伙伴找到个别的解决方法。

对于一些记者而言,仅仅三个月逃离压迫的国家并不能为他们回去之后面临的危险画上句号。最近的获奖者土耳其摄影师Uygar Önder Simsek就在2018年2月刚回到土耳其的时候在机场被捕继而送进了监狱。

Simsek为包括《时代》、《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冲突并关注叙利亚的库尔德军队, 当在德国的时候,他获得了一个奖项。

记者无国界立即开始了对他的声援。起初他被以社交媒体传播恐怖主义的罪名判刑两年半,之后他上诉并被释放。

Bozhko返回乌克兰则顺利很多。她不能回到Donetsk — 她的名字在那里上了被禁记者黑名单 — 但她现在感觉好了很多,并希望继续担任一名记者。她收到了奖学金参加一个调查新闻会议,目前在报道关于背井离乡的乌克兰人的故事,并在写一本关于Donetsk所发生的冲突的书。

Bozhk说她将永远对于这个奖学金心怀感恩,它使得她能够从生活中后退一步。

“那简直太棒了,” 她说。“我好像重生了,不仅仅作为一个记者,也是作为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