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COVID-19期间肥胖症的报道建议

May 6, 2021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Scale

根据世界肥胖联合会3月份发布的报告,肥胖患者遭受的COVID-19痛苦和死亡率更高。与其他合并症(如糖尿病和心脏病)类似,这使肥胖成为高风险因素。

“我们清楚地知道,当您患有肥胖症时,当您承担过多的体重时,首先您可能患有合并症……它们共同作用使您的健康状况降低,抗病毒能力下降。而且,您有炎症反应-本质上是[您更有可能]出现非常糟糕的结果,”世界肥胖联合会首席执行官约翰娜·拉尔斯顿(Johanna Ralston)在最近的ICFJ全球健康危机报告论坛网络研讨会(ICFJ Global Health Crisis Reporting Forum)上说。

拉尔斯顿说,在报告发布之时,在因COVID-19导致的250万人死亡中,有220万人口都来自于超重人口过半的国家。她补充说,尽管肥胖率不断增高,但只有一些采取了更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的小岛国才能更好地控制这种病毒。

 

为何肥胖症正在不断增多

数十年来,儿童和成人的肥胖率一直在上升,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遗传学、药物摄入增加以及软饮料和超加工食品的消费增加的原因所导致的现象。

拉尔斯顿说,COVID-19加剧了肥胖症的风险和患病率,疫情使食物系统和供应链紧张,尤其改变了儿童的饮食方式,并增加了他们对食物的不安全感。 除其他因素外,随着人们的体育锻炼减少,心理健康伤害也可能会更大。

 

Obesity of contributing factors to obesity
图片摘自约翰娜·拉尔斯顿的演讲

疫情期间,面对肥胖症的解决办法及其他

 随着我们继续在全球与疫情作斗争,必须实施解决肥胖症的解决方案以挽救生命。 拉尔斯顿说:“我们无法单单做一件事去解决肥胖问题……我们必须同时采取许多行动。”

[延伸阅读:疫情期间移民话题报道建议]

 

诸如更改食物标签,从饮食中消除反式脂肪,征收糖税和改变市场营销等解决方案都可以抗击肥胖症。 拉尔斯顿说,他们不能仅仅着眼在疫情导致肥胖。

今天,大约有8亿人患有肥胖症。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过去已经制定了减少肥胖的目标,但这些都目标尚未实现。 拉尔斯顿说:“根源在解决[肥胖症],我们将不断交流,直至形成清晰的方案。”

 

Graphic of root causes of obesity
图片摘自约翰娜·拉尔斯顿的演讲。

将解决肥胖症放入日程

肥胖是一种非传染性疾病,换句话说,是一种无法从一个人传染给另一个人的疾病。 现在,非传染性疾病已成为全球范围内主要的死因之一。但由于肥胖隐私的死亡过程十分缓慢,因此在决策者中引起的关注不多。 在某些文化中,对于过胖的体重还有积极的态度,甚至可以认为肥胖象征着经济繁华。 拉尔斯顿说,我们的目标是消除与并发症如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压等直接相关的“不健康体重”。

[延伸阅读:津巴布韦将记者列入疫苗优先人群]

摆脱污名化的语言和图像也很重要。 人们往往将肥胖视为软弱和懒惰的标志; 现在我们知道背后有一个更为复杂的基因问题,有的人群有时也没有其他的食物选择……造成肥胖症的原因有很多。

尽管也不总是有可靠的肥胖率数据,但是严格估算也很重要。 拉尔斯顿说,人体质量指数(BMI)可能不完善,但它可以是最低的公分母,也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我们仍然对肥胖症及其与COVID-19的关联知之甚少。 我们确实知道肥胖有实际的经济和社会成本。

拉尔斯顿希望该疾病将成为全球议程的重中之重,并通过社会和政策变化来应对致肥胖环境。 她说:“我们不可能通过解决肥胖症来制止新冠疫情,但我们可以制止许多死亡。”


稻原刚治(Inaara Gangji)是一位坦桑尼亚-印度自由职业记者,他的报道专注于性别,社会正义与发展。报道范围通常来自多哈,但他的工作范围遍及美国,中东和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