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采访:重新设计新闻行业商业模式

作者Jennifer Dorroh
Jul 17, 2020 发表在 媒体创业
Typewriter

 

新闻的商业模式,在疫情之前已经受到威胁,而在这场全球卫生危机中更是遭遇重创。我们应该如何设计创立新的商业模式以便人们和社群能够获取所需信息而做出有依据的决策?

为了检视发展新的增长模式的最佳策略,互联网先锋Vint Cerf和ICFJ资深副主席Sharon Moshavi与代表支持独立新闻媒体的论坛在本周的ICFJ在线研讨会上聊了聊:他们分别是谷歌新闻副总裁Richard Gingras,ICFJ的董事会成员;Luminate管理总监Nishant Lalwani;以及媒体发展投资基金管理总监Patricia Torres-Burd

新闻媒体都在寻找切实可行的商业模式、订户和会员,行业必须聚焦于信任的问题。“对我而言如果没有信任,那就不是我会愿意为之付费的”,Moshavi说。

“许多在线新闻都是事实与言论的混合,”谷歌副总裁及首席互联网传教士Cerf表示。“我担忧信任会由于我们不知道该相信什么、我们应该如何评估读到的内容而被侵蚀”。

与会者分享了他们对于如何重建有活力的新闻媒体、技术平台对于支持独立新闻的作用、新闻媒体如何能获得受众信任以及财务支持等议题的看法。

 

这里是一些此次讨论中的关键内容:

关于如何为独立新闻构建新的商业模式

Lalwani说Luminate旨在启动公众利益媒体国际基金。“意图是想驱动政府资助机构、慈善资本。我们也希望科技平台和企业社会责任感计划会将资金注入能够支持全球不同地方的公众利益媒体,主要是增高的营收比在欧美还低的中低收入国家”。

“现在,仅有0.3%的海外发展资助进入到了这些媒体,每年大约5亿英镑。我们想将之提高两倍,每年增加大约10亿美元以维持这些公共利益媒体“。

Torres-Burd强调了支持报道其所在社区的小型媒体机构的重要性。“如果你对本地媒体、本地影响、本地发生的情况不知情,你就不会成为一个积极的公民并参与其中”。

[Read more: Key quotes: Media sustainability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Gingras: 谷歌正在“与整个生态系统合作,以找到新模式;资助本地实验;找到成功企业家,诸如加州的Berkeleyside,并帮助他们启动在奥克兰的产品”。

Torres-Burd: “我们看到各种支持中小企业的方法”,她说。“你不可能把在加拿大合适、可能在南非或者拉美合适的药方原封不动照搬,因为其中有强有力的元素”。跨国界地分享知识与教训可能带来“全新的模式”,她说。

关于与受众构建信任

论坛参与者说改善新闻公信力是获得潜在会员或者订户财务支持的关键。

Gingras: “观点不值钱,对于一家在线媒体而言有着无限的空间”,他说。这与言论性内容的大受欢迎协同,意味着“即使你去看我们最好的媒体,看《华盛顿邮报》,言论行内容的百分比,硬新闻也大不相同”。

“新闻不去说教人们想什么,而是以他们所需的信息引导他们如何去想,这一点很重要”。

[Read more: Photojournalists at risk covering protests, coronavirus]

Lalwani: “我们必须考虑透明度,这是构建信任的关键工具”,他说。“比如说,如果你去看,专注科技的非盈利机构The Markup所做的优秀工作,他们会发表配合每一篇报道的一则解释,阐述他们如何得出结论”。

Torres-Burd: “为了能够妥善地解释大多数新闻故事的衍生后果,给出完整的图景,一件明显的我们都知道的事情是新闻机构的多元化”,她说。“如果我是代表某个特定社群的人,而这则报道对我有意义,我可能有一个解决方案,或者我可能会提出一个编辑没有考虑过的问题”。

关于技术算法的作用

Gingras: 平台“的责任是去做我们觉得我们能够为了开放社会所做到的最好。我会指出我们的商业模式在开放社会中是最健康的。因此我们也有着经济层面的动机”。

“我们谷歌搜索的作用是给予你接触你可以作用一名了解信息的公民能够使用的工具和信息。我们如何做到呢?提供多元化的资源?我们不计代价避免虚假信息小心为搜索排序如何做到呢?我们如何确保一定程度上我们呈现主观言论,并被标记言论?”

除了直接支持新闻网站,Gingras说,谷歌还帮助创立了“信任项目”,一个开发透明度标准帮助读者评估他们所遇到的报道的公信力的新闻公司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