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采访:如何处理新冠疫情和数据

作者Jennifer Dorroh
Apr 23,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Numbers

报道全球大流行病的时候,记者们在哪里可以找得到被传染新冠肺炎的人的确切数据?

我们做不到。那些关于受感染者的确切数据根本不存在,而在这场迅速变化展开的危机之中,即使贴切的估计都很难进行,视觉记者Davide Mancino在周三与ICFJ的社群互动总监Stella Roque进行的在线研讨会上表示。

但是仍然,即使数据不充分也参差不齐,还是存在报道科学家确知的内容的方法,并可以利用数据视觉化尽早和尽可能准确地传递这些信息给公众。在报道这些数据的背景时,“我们可以说有多少人已经测试新冠肺炎阳性了”,他说。

 

这里是一些这次对话中的关键信息:

关于随着疫情不断发展的相关数据的背景信息

  • “6个月前这种病毒在地球上根本不存在”。
  • “在理想世界,我们会检测每一个人以了解他/她是否受到了感染,但是我们无法做到,原因是并非到处都有相关资源。即使我们能做到,一次检测也不足够。人们永远有可能在检测之后再受到感染。直到疫苗或者特效药问世,他们需要多次接受检测。检测也永远不可能100%完美准确。”
  • “我们拥有的数据是在紧急状况下收集的,没有精心计划,在全球也有着不同的方法。我们依然并不清楚我们获得的信息是否足够有代表性,有可能不是。”
  • “一些国家的健康系统被疫情掀翻了,即使他们希望也做不到追踪所有人。”

[Read more: Using data journalism to cover the pandemic in Latin America]

关于记者们可以报道和视觉化哪些数据

  • "死亡数字可能是了解疫情爆发与否及爆发速度的最稳定的指标……报道死亡可能是我们所能做的最准确的事情,但是它们不会总是最新最及时的。往往它们会滞后一到三周……这是报道住院数字非常重要的另一个原因。”
  • 《金融时报》视觉化了“一系列假设性的情景,以了解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医疗系统无法继续承受不断增长的病例。那是发生在意大利伦巴第大区的事情,也是这个地区18%的确诊病例死亡的原因所在。”

关于不同国家数据的比较

  • “这不是比较病例,而是比较确诊个案的数字。”
  • “你必须得确认每个国家有多少测试在进行中……可能进行很多测试的国家看起来情况很糟。但有可能一些国家有很多病例只是没人知道。”

关于在哪里获得可靠的数据

  • 我们的世界数据,牛津大学的研究者和非盈利机构全球变革数据实验室进行的协作项目,使用互动式数据视觉化来概括关乎一个广泛范围议题的科学语言,包括新冠肺炎疫情。
  • 欧洲疾控中心,旨在抗击传染病的欧盟机构,在其网站发布关于疫情的大量数据。

[Read more: Mental and physical health of reporters during COVID-19]

关于数据视觉化的工具

  • "没有哪种工具对所有人都适用……在速度和灵活度之间永远需要平衡”。
  • 他的建议:
    • Excel的视觉化和其他表格在所有能连接互联网的电脑都可用,尤其适合简单的视觉化。 
    • Infogram是一种简单、免费的工具,要赶截稿日期的记者们可以使用它来进行简单的、小数据组的数据视觉化。它对于大型数据组并不适用,也无法个性化。
    • Datawrapper时对于数据视觉化新手而言的最佳工具之一。很容易学,但能做出漂亮的图表。它提供免费的计划,但是你得为个性化的图表付费。
    • RAWGraphs能够快速制作出非标准化的漂亮图表,但要进行编辑使用就得用图标设计软件优化。
    • Tableau公共适合大型的数据组,与其他工具协作效果良好,也允许用户在多组数据组中跨组应用。使用免费版本的话,你上载的数据总是公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