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调查报道的生机,禁忌的话题提供了应对审查的保护

作者 Taylor Mulcahey
Apr 17, 2018 发表在 调查性新闻

在2017年10月16日,Maltese记者Daphne Caruana Galizia死于一次汽车炸弹袭击。当时,这名53岁的记者正在调查贪腐和犯罪。

如今,来自18个新闻机构的45名记者正在协同努力,争取使她噤声的企图不能得逞。他们还启动了Daphne计划,这是一系列完成她调查的报道文章。

“你们杀死了信使。但你杀不死信息本身,”Laurent Richard在最近于《卫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Richard是一名调查独立影人,也是禁忌新闻(Forbidden Stories)的创始人 — 这是一个致力于自由发声的网络项目 — 领军全球性、协作调查新闻。

“我们不是一个政治宣传团体;我们甚至也不是在维护记者权利,”Richard说。“我们只不过是认为信息应该抵达受众的记者罢了。”

在2015年,Richard与《查理周刊》比邻工作,这是一份巴黎的讽刺杂志。而他是在夺去12名记者生命的恐怖袭击之后第一个亲临现场的人。这段经历对于Richard而言非常伤痛,但这也激发了他致力于坚持关注那些被害记者的使命。 

他开始了在密歇根大学的一项奈特华莱士奖学金项目,与Jules GiraudatRémi Labed组队,后者是他在法国工作时结识的法国调查记者。这个团队在2017年9月开启了他们的项目。 

“禁忌新闻(Forbidden Stories)” 的工作有三个层面:用短视频展现被囚禁或者被害记者的故事;保护调查敏感题材的调查记者所取得的资料和线索;制作长期、协作的调查报道 — 其中第一个就是Daphne计划。

在禁忌新闻的网站上目前已经有三个短视频呈现了,全部都是关注在2017年于墨西哥被害的记者的工作。在2017年,于墨西哥被害的记者比全世界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

“他们是本地记者 — 不一定为闻名遐迩的大机构工作 — 并且他们通常都住得不远,所以他们处于相当危险的境地,” Giraudat说。“我们的想法是提升人们对于这些事情的意识,同时尝试使得我们的项目在墨西哥受到知晓。”

团队已经建立起了系统,可以帮助那些调查敏感题材的记者将他们的资料和笔记以及关于他们线人或者他们面对的威胁在禁忌新闻上面共享。

如果记者们为了他们的人身安全感到恐惧或者担忧他们完成调查的能力,这里有三种方法可以发送信息或者资料给禁忌新闻。第一个,SecureDrop, 是一个由新闻自由基金会为了告密者设计的加密的、开源的工具。记者们也可以使用加密的邮件或者Signal,加密开源的移动端即时通讯应用。

记者们可以广而告之他们分享了自己的工作进程,以发送信息给加害者告知自己不可能被噤声,Giraudat解释说,或者也可以默默分享信息,并不告诉任何人。 

禁忌新闻团队并不会分享或者发表任何信息,除非首发的记者发生了意外。

在分享资料背后的理念有两个层面:它确保重要的调查能够进行到底,同时威慑那些针对记者的暴力。

Richard解释说,一旦一个故事得到了支持和声援,它就会威慑那些针对调查它的记者所进行的暴力,因为恐吓并不能阻止相关报道的发表。

“也有一种方法可以帮助他们从新闻自由之中获益,” Labed说。“尝试扩展这种我们享有的新闻自由到那些可能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里并不拥有它的记者们。”

他们延续面临危险的记者们的工作,进行大规模调查的能力依赖于他们的资金 — 他们本身是一个非盈利组织,依赖于捐赠和基金会的支持。Omidyar网络目前是他们最大的资助者之一。

在3月份,禁忌新闻获得了法国新闻峰会的“年度新闻奖”。

正当Daphne计划如今在国际舞台崭露头角,在诸如法国《世界报》, The Times of Malta, 卫报等等,Richard希望禁忌新闻可以获得更多的国际认可。

“我对于参与的各方所展现出的敬业和工作的高质量印象深刻,” Richard说。“我们当然需要对于这样抗击审查的方式拥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