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新闻初创企业寻求加强日本的调查报道

作者Tim Hornyak
Apr 12, 2018 发表在 调查性新闻

在过去几周里,日本的新闻媒体一直在报道一起围绕政府在1948年优生保护法案之下对于25000人的强制绝育所引发的与日俱增的争议。

这个声名鹊起的调查报道网站早稻田记事报是第一家报道政府如何要求日本的辖区对于有精神疾病和其他身体状况的人进行绝育的。

2017年2月创办于东京的早稻田大学新闻学院,记事报现在是一家独立的非盈利机构。在一个众筹项目的支持下,它代表着在一个对于调查报道并不热衷的国家里最好的新的新闻行业的希望之一。

 

Watchdogs defanged

记事报初露锋芒是去年,它曝光了广告巨头电通集团的一个子公司为了一篇关于抗凝剂的文章向日本最大的通讯社共同社支付了5200美元。这家新闻网站还报道了电通至少从2005年起就一直为了制药行业相关的报道向共同社付钱。

日本外国记者俱乐部以颁发2017新闻自由奖肯定了记事报的工作。当领奖的时候,早稻田记事报的主编Makoto Watanabe埋怨日本主流媒体故意忽略了这个报道。但是他也说,共同社承诺,将会停止有偿新闻行为。

这种嘉奖对于一个在2017年在记者无国界制作的全球180个国家的新闻自由排名中仅列72位的国家有着特殊的意义— 在7国工业国集团垫底 

监督报道在日本有着不堪回首的历史。主流新闻一直围绕着政府、警署和其他官方喂料给媒体的“新闻俱乐部”进行。


Watanabe曾经是左翼倾向的朝日新闻调查报道部门的一名调查记者。建立于2011年311大地震以及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这个调查报道部赢得了多项奖项。然而,在2014年, 报社撤回了一篇关于工人们在灾难后逃离核电站的重要报道

那是在另一篇敏感题材被撤回之后 — 战时“慰安妇”。在公众的批评狂潮之中,报社缩减了其调查报道队伍,福岛核电站事故和慰安妇变成了禁忌的话题。Watanabe在报社将他的一篇关于医生与制药公司之间的暧昧联系的文章被束之高阁之后选择了辞职。

“主流媒体的记者首先是拿薪水的白领,之后才是记者,而我并不想在一家媒体公司做一名拿薪水的白领。我想当一辈子的记者,” Watanabe说,指的是日本特有的大公司员工群体。“我想要回到新闻和教育的本源基础。日本主流记者曾经要接受很多在岗培训,但是拮据的经济使得这变得日益稀有。”

开启新的篇章

Watanabe与社会学家Tatsuro Hanada合作, 他是早稻田大学教育及文理学院总监和教授。

在2014年, Hanada在外国记者俱乐部演讲,抗议朝日新闻撤回福岛的报道,并很快发现与Watanabe合作很愉快。与另一名朝日新闻记者Hideaki Kimura一起,他们成立了早稻田记事报,作为一个独立的调查报道声音。

“我会说早稻田记事报也是对于联合国特别起草人David Kaye关于日本缺乏媒体独立性报道的回应,” Hanada说,她今年3月从早稻田大学退休。“他对记者们说,‘站起身来与权力斗争。’ 那是他所希望传递的信息。但是除了早稻田记事报,没有其他记者对这个倡议做出回应。”

运营记事报

在早稻田一间狭小的,堆满了书、报纸、电脑和给熬夜的人准备的蒲团的办公室里,Watanabe领导着他难以管理的、全志愿者阵容的23人团队度过了这个新闻机构的第一年,发布了“用来出售的新闻”系列报道,这随后被翻译成了英文。

记事报也加入了全球调查记者网络, 参加了2017南非调查记者大会,并发起了成功的众筹,从超过300名支持者那里募集到了52000美元。 

资金已被用在了报道开支上,现在记事报希望开设三种可持续的筹资方式:支持者每月至少9.50美元的捐赠,每个具体调查报道项目的众筹 (关于强制绝育的项目筹集到了6700美元) 以及来自支持新闻行业的基金会的投资。

记事报现在开始与早稻田分离,将办公室转移到了东京一个未披露的场所,以得到更多的独立性。

Watanabe和他的同事们每周发表3-4篇文章,都是调查报道,关于诸如强制绝育和其他相关的主题,比如受害者自述。

“这些天,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在网上写博客而成为一名记者,但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做好调查报道进而改变社会,”Watanabe说。“我们希望发展出一个好的商业模式,这样我们可以继续做长久以来我们希望做的报道。”

“早稻田记事报的记者有着最高水准的精神和技能,” Hanada说, 他将在退休后继续担任记事报的顾问委员会成员。“我没有顾虑。挑战在于当拥有了充分的资金,如何使之持续。我们需要日本公民社会的道德和财务双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