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专栏到社论,读者很难把事实和观点区分开

作者Kevin M. Lerner
Jun 22, 2020 发表在 数字新闻
Reader

《纽约时报》言论版编辑James Bennet最近在其报纸发表了美国参议员Tom Cotton呼吁动用军队镇压抗议的争议专栏评论之后被迫辞职了。

这篇文章引发公众以及该报社内部年轻记者们的巨大愤怒。许多员工参与了针对其报社高层的一场社交媒体活动,要求事实更正以及编辑注解解释这篇文章的问题。

最终,员工的起义迫使Bennet离职

Readers don’t always know how to distinguish fact from opinion. Joe Raedle/Getty Images

 

Cotton的专栏文章被发表在言论版面 – 而非新闻版面。但是对于公众而言,这个区别往往被忽略,他们在最近这起事件中的批评往往直接指向整个报纸,包括其新闻报道。这些都提出了一个长久的问题:一家新闻机构的新闻与言论之间的差异在哪里?

[Read more: As the line between fact and opinion blurs, digital editors face challenges]

 

美国新闻界的金科玉律就是报纸新闻部门的记者们要彻底独立于言论部门。但是新闻与言论之间的界限对于许多读者并不清晰,不像那些笃信这一点的记者那么清晰。

并且因为美国新闻消费者已经习惯于新闻的客观性理想,观点渗入新闻报道的想法使得读者怀疑记者们会有政治图谋,这会伤害他们以及他们所在新闻机构的公信力。

The op-ed column by Sen. Tom Cotton. New York Times screenshot

新闻与言论如何分开

在报社成为手机和散播新闻的机构之前很久,它们曾是个人表达的工具 – 它们的主人。很少有人会忧虑言论和事实是否被混淆了。

Benjamin 本杰明.富兰克林在1729到1748年经营了《宾夕法尼亚公报》作为其自身政治和科学观点甚至他的每日心得的载体。初创于1789年的《美国公报》是当时最著名的联邦报纸,部分资金来自于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他所写的书信和文章被匿名发表在上面。

Front page of the inaugural issue of the Gazette of the United States, from April 15, 1789. Library of Congress

 

在19世纪早期,报纸往往是赤裸裸的党派工具,因为它们很多都是由政党资助的。

但也在19世纪,报纸开始寻求大众读者。随着其发行量增加,一些报纸开始强调独立于派系。

伴随着新闻学院和新闻机构的崛起,这种独立性将“事实”和“真相”提升到了学者Barbie Zelizer在20世纪初称之为“新闻玉律”的地位。

然而报纸所有者从不想放弃他们对于公众舆论的影响力。随着新闻成为了报纸的主要产品,出版人建立了社论版面,在那里他们就可以继续为支持的政治人物或者主张背书。

这些页面通常由社论委员会运营,他们是员工作者,通常都有自己擅长的专门领域(经济或者外交或者对于小型报纸,国内政治等),这些人负责写作社论文章。他们由通常包括出版人在内的委员会投票产生。接下来他们会通常不署名发表报纸的官方评论。程序上会有所区别:通常委员会决定议题和报纸的态度,之后作者才会去写作。 

[Read more: Younger generations better at distinguishing fact from opinion]

 

James Bennet,刚刚辞职的《纽约时报》言论版编辑,在2020年1月一篇于报纸官网上发表的文章中承认,这比Cotton的文章早了几个月, 说“社论委员会的作用可能有些使人困惑,尤其是不足够了解时报的读者“。

在20世纪大多数时间里,各家报纸都向其读者和记者保证在新闻和言论部门之间有一堵“墙”

Unbiased journalism is a relatively new phenomenon. Angela Weiss/AFP via Getty Images

 

出版人依赖这种分立理念坚持其新闻报道公正独立,并且他们坚信读者们也理解这种分立。

这是非常典型的美国式操作。其他国家的读者期待他们的报纸有观点,代表着一个特定的党派或者意识形态。

言论版的出现

报纸们找到的容纳更多不同观点的一种方式是创建了言论版面,这个版面发表个人的观点,而非社论委员会的。正如新闻历史学家Michael Socolow所说,1970年时《纽约时报》的社论版编辑John Oakes创建了第一个言论版面,因为他感到“当一份报纸挑战权威、独立运作、容纳异议的时候最能够高效完成其社会与公民责任”。

“Op-ed”是“社论版反面(opposite the editorial page)的缩写”,而非“言论和社论(opinion and editorial)”或者与社论版面的观点相反的观点。字面意义上,这个名称来自一个事实——这个版面位于印刷报纸的社论版的反面。 or opinions that are opposite from those of the editorial page. Literally, the name comes from the fact that it was located across from – opposite – the editorial page in the print newspaper.

一份印刷报纸的言论版通常包括报纸的言论专栏作者们,他们是惯常为报纸写作的员工。报纸通常还会发表来自报社外的作者的一些评论文章。全美的各大报纸在《纽约时报》言论版诞生之后也都进行了效仿。

在线的言论,变化的规范以及模糊的界限

随着在线言论页面的扩张,纽约时报在James Bennet辞职时已达到每周发表120篇评论文章的规模。

尽管向在线转移使得纽约时报言论版可以极大扩张其容量,这也带来了一个问题:评论文章不再很清晰地区别于新闻报道。

对于很多从社交媒体链接访问新闻站点的读者而言,他们可能不会注意到由评论人员发表的文章的隐晦痕迹。

The Washington Post homepage on June 19, 2020. Opinions at top right; reporting to the left. Screenshot

 

除此之外,对于即使是专门去访问这份报纸的主页的读者而言,会看到新闻和评论文章被放在同一水平线上,暗喻它们具有同等重要性。并且记者们会在推特上分享其个人分析和评论,进一步使读者困惑。

这份报纸的新闻部分也越来越多地发表包含有很多分析的文章,造成偶然的读者们无法将之与评论区分开。

在1970年,当言论版初次出现在《纽约时报》,日报发行量大约相当于98%的美国家庭。截至2010年,这一数字下跌到了40%,并持续下降。 

即使1970年的读者可以清晰区分新闻和言论,他们也不大可能当新闻变成在线形式并以几乎无法被管控的量级出现的时候依然有同等级别的批判性判断。 

如果诸如纽约时报这样的新闻机构继续保持一个有活力的与其新闻报道区分开的言论版面,以进一步加深公共讨论,那么这些机构需要更好地向其新闻消费者解释哪里,或者是否,在新闻与言论之间的那堵“墙“依然存在。


[You’re smart and curious about the world. So are The Conversation’s authors and editors. You can read them daily by subscribing to their newsletter.]The Conversation

Kevin M. Lerner, Assistant Professor of Journalism, Marist College

This article is republished from The Conversation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Read the original article.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Unsplash via The Creative Ex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