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核查和独立媒体:在乌克兰对抗假新闻的有力武器

作者Judith Langowski
Oct 31, 2017 发表在 事实核查和验证

自从记者Margo Gontar在2014年联合创立乌克兰事实核查网站StopFake之后,抗击假新闻和政府宣传就成为了她的目标。这是一项基辅新闻学院的学术任务,由一群教授学者、学生以及志愿者们共同建立,目的是应对克什米尔地区被占领后出现的假新闻狂潮。

“假新闻的目的不在于使得人们相信它,”记者Margo Gontar说。“他们的目的是迷惑受众。在某个节点,受众就将完全不再信任媒体了。”Gontar总结说,当被假新闻淹没的时候,许多人就会有意地让自己和所有政治争拗保持距离。

为了与乌克兰这种虚假信息作斗争,独立和高质量的新闻报道就显得至关重要。这在根据记者无国界的新闻自由排序全球180个国家中仅排102位的乌克兰是一件颇具挑战的事情。3/4的乌克兰媒体市场都被四大寡头所控制。

Iryna Slavinska, 一名Hromadske广播电台的新闻编辑和主播,在少数几家不从属于任何寡头操控的媒体之一工作。这家独立新闻台创立于2013年,在Euromaidan大抗议之前几个月,主要盈利来源是捐助和奖金, 迅速成为了抗议者表达声音的阵地。

“从那以后我们日渐专业了,”Slavinska表示。每天他们的节目播放9个小时,能够抵达10万名听众,其中一半是在国家电台收听Hromadske每晚2小时的内容。

“我们从基辅、日丹诺夫和第聂伯广播节目。我们拥有来自Donezk和Luhansk两大地区的临时性地域性牌照,”Slavinska说。“我们的电波甚至可以抵达被分裂者占领地区。”因为乌克兰记者不能进入采访,独立媒体报道在这些地区工作就尤为困难。对于这些地方的广播,Hromadske电台依赖于在这些地区相对容易进出的匿名外国记者提供。

即使对于独立媒体机构来说,在战争背景下报道新闻仍旧困难。乌克兰记者是否应该把言论自由放在战争中的爱国情怀之上呢?这个问题在德国NGO组织东欧报道联盟于基辅举行的“我们的盲点”媒体峰会上受到激烈争论。

因为很难真正亲临战区,使得双方都更容易传播虚假新闻,这也就使得实地独立媒体报道和可靠事实核查变得至关重要。通过广泛监测媒体,StopFake正在尝试成为“战争核心信息源”,并提供关于虚假信息的整体概况。这个机构希望抵达“灰色地带”,也就是那些在俄罗斯-乌克兰冲突中对哪一方都不太信赖的受众。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自从Gontar开始为StopFake工作以来,她已经制作了178个视频,每一条都辟谣了假新闻。然而假新闻制作人们也在与时俱进地使用更先进的手段制造假新闻。

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 刚刚被推特屏蔽的具有争议的俄罗斯媒体机构,现在也有了它自己的所谓“事实核查”网站,宣称要核查来自《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和其他西方媒体的新闻。在他们的“事实核查”分析中,Poynter新闻大学研究员表示,确实属实的纠正会与可疑的政治责难故意混在一起,使得受众愈发困惑。

“我感觉好像在对抗一个怪物病毒,”Gonatar这样形容假新闻。“他们会发展和变异。”

尽管挑战始终存在,Gontar仍然对于事实核查将继续发展非常乐观。三年来,她不断警示假新闻和歪曲信息的危害。只要这种威胁被框在乌克兰和其他俄语受众群体中,“国际媒体和受众就还可以远离,”Gontar说。然而现在,“这已经演进为困扰更广阔的西方受众的大问题了。”

最终,乌克兰记者将面对与其他国家同行一样的问题:受众对于新闻媒体信任度的下降将会使得提供最为急需的客观多样报道变得更加困难。这种挑战既存在于应对对新闻媒体的“攻击和破坏”,也存在于对于什么才算是新闻的重新定义。总而言之,所有的这些努力正在将对于媒体公信力重建以及对抗虚假信息威胁这个复杂大拼图一块块地逐渐拼接。

 

图片来自 Flickr via Alexandra (Nessa) Gnatou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