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仅仅辟谣:4个通过新冠肺炎疫情信息爆发的贴士

作者Anita Makri
Apr 2,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COVID-19 graffiti

这篇文章是我们的新冠肺炎疫情在线报道的一部分。浏览更多资源,点击这里。 

随着新冠病毒于2月开始在全球更加快速地传播,世界卫生组织使用了“信息爆发(infodemic)”这个词汇来描述随着疫情大传播地信息与虚假信息。许多的谣言、迷思和谎言都广为流传 — 并且依然流传 — 包含有从“灵药”到强制隔离,再到关于病毒起源的阴谋论

专家和记者们通过辟谣谎言谣言臆测来为抗击信息爆发倡议。许多事实核查服务和文章都在做这件事,尝试使得报道真实。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虚假信息都应该被同等对待,毕竟在流转的谣言千差万别。“新冠肺炎疫情激发了谣言喷涌 — 难以辨别的未经区分的信息、有帮助的资讯、虚假信息以及可以操纵的恶意信息混杂在一起”,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疫苗信心项目总监Heidi J. Larson写道。 

[Read more: #CoveringCOVID: 6 recommendations for combating disinformation]

事实上,一些谣言可能还会为记者提供一些价值。正如我上个月在一篇评论中写的,不是将之仅仅视为需要被准确信息压制的误解,我们应该将之视为我们可以利用以提升我们的报道、平易公共恐惧的反馈。

如何最好地应对疫情中的谎言和虚假信息是记者和媒体面临的许多艰难任务之一。为了帮助平移公共焦虑情绪,记者们需要突破一劳永逸的辟谣。

这里是一些在抗击下一个不切实的新冠肺炎疫情报道故事时你可以加入的细微考虑的贴士。

(1) 考虑辟谣是否是正确行动

如果你正在应对很多人在传看的疑似谣言,辟谣之。遵循推荐使用工具和最佳实践,包括r以一种新的叙事替换之,这被研究显示是有效的。《华盛顿邮报》的健康与科学编辑Laura Helmuth也建议解释谎言之所以传播的原因,并保持辟谣简短有趣。

然而,避免希望“纠正”每一个谎言的紧迫感吧。这么做有时反而会促进一个虚假的信息。如果一个虚假信息尚未被很多人看到,Helmuth建议暂缓。这对于关乎种族主义水军排外主义的迷思也适用。“这是一个类似的问题 – 如果你举报尚未引发很大注意的种族主义社交媒体帖子,你可能反而为止引发注意,使之被更多人注意到,” Helmuth告诉IJNet。

但依然,有些时候种族主义内涵非常隐蔽。一些高调的人继续将新冠病毒称之为“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这是例子之一。 考虑在报道时添加文字:解释将一种新疾病以一个地名命名曾经很常见,但是为了避免污名化这种做法已被摒弃,Helmuth说。

[Read more: Media sustainability during a pandemic]

(2) 不要直接摒弃所有的臆测

相反,要更仔细地观察。做一些研究以区分基于合理焦虑的谣言和故意传播的人,以及那些可能出于政治原因被恶意集团传播的谣言。

“所有的谣言里都有真实和虚假的元素 – 但是关键是认真对待潜在的原因,”社会学家和英国发展研究所总监Melissa Leach告诉IJNet. 

以宠物可以传播病毒的指控为例。并没有切实证据支持这种断言。但是,对一些不熟悉疾病跨越物种屏障相关科学的人,这距离野生动物和新冠病毒的联系并不远。

记住目前对于这种病毒的了解依然很少,指导意见可能快速变化。比如在香港出现宠物狗感染的案例后,世界卫生组织最近就改变了其关于宠物染病的官方信息

Leach和其他科学家相信在一些情况下仅仅更正谣言会破坏信任 — 构建信任与提供准确信息一样重要

(3) 理解人们的忧虑

通常新疾病传播的时候都有很多不确定性,这会加剧恐惧和焦虑。现实是人们有时会使用故事使这些情形合理。正如《国家地理》的编辑们最近发现的那样,人们可能寻求这些故事以获得解脱。

随着新冠肺炎在全球传播,越来越多文章认可围绕之的恐惧,深挖其中的恐惧心理和例如恐慌性厕纸抢购。通过类似的视角审视谣言可以打开抗击虚假信息问题的新方式。

“当心理状态达到顶峰,人们很焦虑,他们会更倾向于分享不准确的信息,”雪城大学传播学助理教授Jennifer Grygiel在一篇调查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文章中说。

如果你在处理焦虑的公众之中流传的谣言,向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寻求关于如何最好地理解和回应之。

(4) 聚焦于帮助评估风险的报道 

提供清晰的基于证据的关于我们了解和不了解的风险也能够帮助抗击虚假信息。做到透明,注意区分已知、可能、已知的未知以及臆测。knowns, maybes, known unknowns, and speculation. 

以科学和公众健康优先于政治和回应疫情的经济代价的报道可以一方面帮助避免恐惧被夸大,一方面强调真正的健康风险。

我从一月初开始在新闻信中观察和分享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文章,当时这病毒还刚刚作为一种“神秘肺炎”在中国出现。不幸的是,直到2月底普通读者依然很难找到专注于这疾病以及公众可能出于多大风险的文章。主流媒体倾向于反映社会和政治关注,比如说对于全球经济的影响。

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巨大信息量意味着读者能选择消费什么新闻和分析 — 以及相信什么。这可能加强既有的偏见,并吱吱媒体行业更大的挑战。

“我们正处于前所未有的状况之中,”Grygiel告诉IJNet。“这是社交媒体时代的第一次疫情大爆发,信息环境已经由于缺乏有效的内容柔化政策和建构、以及传统记者把关人角色的失去而非常不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