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myNews 市民新闻平台的内部运作

作者 Zul Maidy
Oct 3, 2010 发表在 Miscellaneous

在一个全球化的由传统印刷媒体向新媒体的转换浪潮中,收集、制作和传播新闻的方式都在发生巨大变化。2000年,前韩国月刊Mahl的记者吴延浩(Oh Yeon Ho)建立了OhmyNews,全球第一家公民新闻网,成功地将“每个人都是一名记者”的口号变成现实。OhmyNews的模式日渐成熟,网站通过筛选来自于韩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市民记者”提供的新闻进行运作,并提供稿酬。根据福布斯杂志的报道,有超过七万市民为OhmyNews的韩语网页投稿,六千人为英语版的姐妹网页OhmyNews International (OMNI)投稿。

OhmyNews拥有一批优秀的投稿人,比如它的美国网民领域研究专家Ronda Hauben。2008年,OhmyNews因为出色的平面新闻和网络新闻而获得2008年银质伊丽莎白.丽芙奖。

为提高“市民记者”的新闻素质,OhmyNews主持了一系列的新闻培训项目,包括论坛和学习班。2007年1月,OhmyNews在首尔南部90英里的一个乡村小镇,建立了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所的市民新闻学校。该学校向广大市民提供培训机会,通过一些包含“新闻101”课堂、写作讲习班和摄影摄像的培训,培养并提高市民记者的独立采写能力。

上周,IJNet的作者纳尔.马迪(Zul Maidy)采访了ONMI的高级编辑Todd C. Thacker,前The Korea Herald的编辑。

Zul Maidy:你怎么维护建立基于市民记者的出版物总体上的可信度?

Todd C. Thacker:我们始终市民记者中恪守新闻业诚实操守的人。我们的6000多名市民记者来自超过110个国家,因而面临着不同的新闻标准的挑战。比如在南美洲和南亚等地区,在核对事实和避免抄袭方面,职业新闻并没有那么严格。市民记者们在他们所处的环境中建立他们的标准,因此最初的稿件几乎要被拒绝。 为此我们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去告诉它们以后的稿子需要避免什么。

在过去五年中,几乎所有的市民记者都已经认识并接受了到了我们对于新闻的高标准,他们也非常感激我们给予的及时反馈。尽管如此,OMNI的编辑也必须随时保重稿件的高质量:我们的每篇文章在发表前,都是经过审查、编辑和多次核对的。

Zul Maidy: 你对好的新闻报道有着什么样的标准?

Todd C. Thacker: 如果我收到一篇硬新闻报道,尽管故事已经被专业的新闻媒体报道过了,如果这个市民记者有着独特的声音和视角,那么我就认为它会对读者和市民新闻都有价值。读者们更喜欢一种更贴近现实的写作和报道风格。

毫无疑问,硬新闻很难做得好。所以我们多数的投稿人更倾向于写观点和分析。OMNI并没有任何的记者职员,所以我们强调人们在消费新闻时,应该在职业新闻和我们的市民新闻之中寻找一个平衡。

比如说,2008年11月底发生在孟买的恐怖袭击,我们的本地市民记者Rajen Nair当时正在现场,并为我们提供报道和采访。虽然他并不是专业记者,但是他的风格和视角非常有趣。这是市民新闻的潜力—补充专业的新闻。

Zul Maidy:你们怎么做激励市民记者工作呢?一个投稿人可以通过给OhmyNews投稿来维持生计吗?

Todd C. Thacker:人们因为兴趣和热情而写作。这并不是你能靠它来谋生的活计,除非在极少数地方,韩元与当地货币相比非常强势。我们过去为一页主要故事付费两万韩元(15美金),但是因为金融危机我们会逐步淘汰这个做法。回想2005年,一个喀麦隆的市民记者(Emmanuel Njela Nfor),是个非常多产的优秀作者,因此他能够辞去他之前的卖旧手机的工作专心从事我们的工作,但是我们并不鼓励那样。

过去五年,我们见到因为我们的投入,大量的长期写稿的作者进步很大。比如来自英国的Will Pollard 和尼泊尔的Bhuwan Thapaliya.

Zul Maidy:你对于保证记者的人身安全,有着什么样的职责?

Todd C. Thacker:我们没有什么权力的。如果他们提前告诉我可能去危险的地方或人群中,我会给他们所需要的建议。

Zul Maidy:在什么情况下你必须隐藏记者的动向,有什么实例吗?

Todd C. Thacker:是的,在伊朗和其他敏感地区,市民记者更需要这种保护。我们只允许在一些极端例子中作者用匿名,而且除非我们需要非常了解这些市民记者。在我们同意这样做之前,他们需要已经向OMNI长期投稿。

Zul Maidy:你会向记者们建议报道什么或者怎么报道吗?你们会分配报道任务给他们吗?

Todd C. Thacker:是的。我试图记住最好的写作者,他们所在的地方和他们的兴趣。当有些我认为他们感兴趣的大事发生的时候,我会通过电子邮件或者其在互联网通讯方式来和他们取得联系。给那些市民记者分配写作任务并不是意见容易的事情,这必须基于他们写作的意愿,我希望他们对有潜力的故事感到有趣,但是如果忙的话,也可以拒绝。

Zul Maidy:你们机构开展工作的范围是怎样的?你们有内部职员挑选和编辑材料吗,还是说是自动化的工作方式?

Todd C. Thacker:我们负责所有的编辑工作,没有文章是不经编辑而直接发表的。这也OhmyNews和其他市民新闻媒体最本质的区别。

Zul Maidy:你怎么运作你对新闻素材的核实工作?

Todd C. Thacker:开始我会核实他们的登记信息,大体知道他们是谁。然后我会根据谷歌新闻和类似媒体来核实时间。如果我发现没有问题,就会去运作它。读者的反馈也非常有用,随着和作者相识的时间增长,我会越来越了解他们,核实工作也会相对少些。

Zul Maidy:你怎么看待未来新闻媒体的情形将会发生变化?

Todd C. Thacker:这是一个让人棘手的问题。在我们韩文版OhmyNews网站中,我们已经看到读者和市民随着我们的报道联合在一起。一些来自于财政的赞助弥补了我们大的政治事件的在线直播报道的成本。

但是很多新闻媒体的寿命是让人存疑的,我们也不可避免地缩小规模,但是OhmyNews Korea将继续把信息传播给公众。

就像OhmyNews创始人吴延浩(Oh Yeon-ho)最近在东京的一次讲话中说到的:“新媒体必须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才能有自己的作用:在信息如洪的年代我们为何需要新的媒体?更多媒体、更多信息和更多的市民参与是否意味着更多的民主,是否是更加快乐的标志?如果我们不能正确地回答这些问题,那么我们新媒体所做的工作只是徒劳。”

要想了解OhmyNews International的更多内容,请登录http://english.ohmynews.com

This story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and translated by 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