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报道基于性别的暴力时的几个贴士

作者Cristiana Bedei
Jun 07 发表在 多元化

#我也是的报道强制婚姻、性侵犯杀戮女性的案例,关于针对女性的暴力的日常报道表现了对于这个问题的日渐增加的注意力以及不同社会之间的认同。但随着这个话题成为公共讨论的一部分,分析媒体对于这个敏感议题的报道方式就变得至关重要。

一项来自澳大利亚研究机构的2015年的研究着重指出了一些媒体在报道针对女性的暴力中常见的问题,包括耸动的故事,永不止歇的秘闻和误传,以及直接或间接的受害者指责。

分析23个不同的国际媒体报道方针的内容,这项研究确认了一些提供给记者的通用建议:报道男性暴力的社会背景,使用正确的语言和术语,避免将指责转嫁到受害者头上,考虑信源的选取会如何影响故事并且提供关于何处可以获取帮助的信息。

在这些有用的建议之外,关注基于性别的生理、心理、经济以及性暴力是一个复杂的实践过程,要求对这个问题有深层的理解,以最好地保护幸存者,服务受众,并最终,教育和滋养社会变革。

我们和两位在重塑主流话语和挑战传统报道方面的资深记者做了交谈。

评估信源的危险

如果你采访一个脆弱的,刚刚受到创伤的人,最关键是要确保你的报道不会把他们的安全置于危险境地。

“你几乎需要为你的采访对象做一个风险评估,可能对于有些人已经考虑过很多,然而另一些人或许从未这样想过,” 自由记者以及开放民主机构的性别、性取向与社会公正垂直50.50特别项目编辑Lara Whyte说。

确保采访对象知道这篇报道将会在哪里发表,并评估他们是否了解随之带来的公众关注并且为之做好了准备。

“采访一名政客和采访一名难民是完全不同的,这个人的基本情况对于我将会发表什么影响很大,” Whyte说。“所以这里关键就是固然你能发表,并不意味着就需要发表。”

慎重地进行采访 (并且,不要哭)

Whyte — 讲述了许多在ISIS暴行下存活的Yazidi女性的故事 — 只要可能,总是提前数天或者几个星期联络她的信源来安排采访日期。

“当天, [我们] 开始进行一个 '热身' ,使他们能够开口并且自信自如,还尝试和他们唠家常,” 她说。“然后我们进入艰深的内容。我会说清楚,我们可以在任何时候停下来,我们可以往回说,没有任何回答是错误的,并且如果他们不想说,想重头来,或者停一会都没有问题。”

谈论极为隐私和伤痛的经历,人们可能会崩溃痛哭。

“我停下来等着,倾听,如果合适,我会拥抱他们,” Whyte说。“我在采访中从来不哭,尽管在转录采访时或者如果故事太悲惨,我时常会泪流满面。”

这么做的原因是,你不希望使人觉得他们身上发生的太沉重了,她解释,然而,能够分享出来说明他们非常勇敢。

“[一旦] 采访中伤痛的环节结束了 — 再强调一次,我会让他们的回应来控制节奏 — 我会再进行至少10分钟的缓热提问,” 她说。

从刻板印象中离开

眼泪,淤青和血 — 针对女性的暴力中常见的刻板印象描述 — 仍然把持着媒体,最近报道了在西班牙、摩洛哥和意大利的针对女性农场工人暴力的记者和摄影师。

这些表述不仅仅无法呈现性别暴力的复杂现实问题,她解释,反复的出现还会增加受众对于不同的暴力行为的容忍度。

“我不愿意去看这些我认为是贬低、有害和无意义的陈词滥调,” Prandi说。

在花了两年时间调查地中海地区的农场之后,她将她在意大利拍摄的照片进行了展示。记者们可能常常由于压力觉得要把有戏剧性的画面放进耸动的故事里,但避免消费这些场景和人至关重要,相反应该聚焦于人道地讲述他们的经历,并且尊重他们的边界。

“这个展览是由农场工人们允许我拍摄的肖像和图片组成的。是尊重被要求遵守的边界的工作成果,”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