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读者建立数据新闻项目

作者Chris Roper
Jul 31, 2015 发表在 数据新闻

这是一个经常被忽略的真理:记者应该为特定的的读者写作,而不是为自己、同行、也不是幻想中的理想读者。

在很多情况下,这是一种本能反应——记者代表供职的媒体品牌,读者是这个品牌的重要构成,制作人、消费者和内容之间时而有着愉快的关联。这个偶然过程是数字时代解放的众多方面之一。

数字内容让我们更加了解读者。更妙的是,它允许我们找到并理解不同的读者。当然,这也是一种诅咒:事实上,媒体发现他们没有一个读者,也不能向广告商提供的任何一个客户。“什么是记者”的概念也发生了变化:像记者一样制作新闻的编码人。

推翻这些陈腐现状的原因是——我一直努力寻找解决衡量数据驱动新闻价值的方式。测量数据内容的传统标准——页面吸引眼球数量、或下载量——正在慢慢过时,我们正在积极寻找并发展一个共享的参与度测量方式。

哲学家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对语言的诠释一直都是经典:意义取决于它在语言中的使用(Meaning is use)。换句话说:如果没有人使用数据新闻,那么它就没有任何意义。

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你需要在建立内容之前,将调查目标变成产品:你调查的方式将成为产品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个过程的一部分是针对特定的市场定制产品(页面文字、应用、数据驱动工具等)。换言之,你在根据需求建立所需的内容。

这里是建立可行测量策略的三个理由。第一,需要通过测量来展示产品是成功的;第二,可以根据实际用户互动来介绍或推广产品。第三,证明价值。如果没有这些指标,不会有产品的出现;你需要将想法具象化。

对我来说,数据新闻产品应该被概念化,并根据三个不同的群体建立:合作伙伴、用户和读者。每一个群体需要有自己的标准来衡量项目是否成功;需要向产品的卖点推送给不同的群体。

合作伙伴帮助概念化、创造、传播、提供经费或维护项目。用户积极与项目互动,无论是获得物质利益,还是推进数据新闻的发展。对于读者而言,他们在消费新闻、推广报道、并对项目进行评论。

为了吸引合作伙伴参与数据新闻产品,内容必须满足他们的编辑策略和愿景。但工作不仅仅如此。它还需要满足潜在合作伙伴的业务需求,无论是流量、利润或销售的增长。

为了吸引读者,让读者为数据新闻做贡献,你需要先确定读者的需求,再确定哪些数据。这里稍微有点矛盾:很多读者会敦促让数据引导报道。但是真的要以用户为中心,一个新闻产品需要满足用户最重要的需求。

读者和用户之间有着关键区别。从本质上讲,用户是产品的一部分,产品被读者消费。例如,用户围绕Code for South Africa的“生活成本计算器(Living Wage Calculator)”帮助建立数据库,这些数据成为了报道的一部分。

内容根据用户围绕“生活成本计算器”的评论建立。这个项目背后的策划者,Code for South Africa的主任Adi Eyal,围绕评论撰写了一些博客(“11 excuses people give for not paying a living wage”),并指出了与用户互动的价值(“Why you should feed the trolls”)。

更重要的是,12000名用户参加了问卷调查,调查要求填写基本的人口统计数据,以及实际支付本国工人的工资。这可能是关于该国国内工人的最大数据之一,允许数据来讲述生存工资另一面的故事,例如每个地区不同的平均工资。

通过这种方式产生的报道,会被没有帮助产生数据的用户消费。在这两种情况(用户和读者)下,才会有数据新闻产品之间的互动,而且有互动产生的流量也值得关注。

大多数人不会像数据簇拥者那样期待的看到报道,这是一个令人悲伤的事实。大多数人需要从数据中看到价值。不为合作伙伴、用户或读者服务的数据产品并不实用。只有有人在使用数据,才意味着数据新闻的价值。

Image CC-licensed on Flickr via highways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