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如何更好解决虚假新闻现象

作者 James Breiner
Dec 14, 2016 发表在 事实核查和验证

传统新闻媒体转向社交媒体和搜素引擎,以获得数字读者和利润——在国外新闻人看来,就像和魔鬼进行了交易

媒体招募“社区管理者”,来提升在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平台的知名度;它们标记自己的文章,以提升搜索结果。

而这个交易“邪恶”的一面,是有道德的媒体在充满情感激荡的世界出卖媒体的可信度和可验证信息。在社交媒体世界中,情感比事实更重要。用户希望表明自己是谁,以及自己所相信的。因此,他们通过“点赞”和分享,强化和赞同那些认同他们身份和观点的信息——情绪占据了主导地位。

那些受欢迎、广为分享和被链接的文章将在搜索结果中得到提升。读者很容易认同体现自己身份和观点的文章。

数据误读

在美国大选后,很多记者认为Facebook和其它社交媒体的内容需要被检查,消除虚假新闻报道,避免读者误读新闻动态。

专注互联网信息验证的调查记者Craig Silverman,撰写了一篇报道,描述Facebook的虚假新闻如何在美国大选最后三月超过了真实新闻。

很多媒体同仁争论:虚假新闻或帮助特朗普赢得大选。但他们实际上是本末倒置。

虚假新闻的兴起与传统媒体的下降有关;传统媒体不再具有商业优势(Google和Facebook拿走了全部广告利润),作为可靠消息来源的地位也随之下降。

媒体(我订阅了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和经济学人)认为我们的观点受媒体内容影响。而我们所忽略的是这些媒体不再受广大读者信任——人们不在乎纽约时报说些什么。

在路透社研究所(Reuters Institute)的一项民意调查中,来自26个国家的受访者被问及“你可以在大多数时间信任大多数媒体”。芬兰人的同意度最高,高达65%;希腊人的赞同度最低,约20%。其它还包括:德国52%、英国50%、西班牙47%、日本43%、以及美国33%。

考虑到这种不信任的程度,我们应该质疑美国和英国记者提出的观点,即来自传统媒体的“受证实”事实——例如英国脱欧或美国大选——最后会在投票站前改变大家的想法。更重要的是,验证事实是一件复杂的事,就像卫报记者John Naughton所指出的。

大众媒体

媒体帝国建立在这样一个概念上:人们希望感到振奋、获得娱乐、感觉良好,而不是被教导。

在8月,来自纽约时报的John Herrman发表了一篇文章,展示传统媒体和它们所关注话题的无关性。Herrman展示了只存在于Facebook的媒体如何影响政治运动,包括影响左翼或右翼的话语权。

“事实上有只存在于Facebook的媒体,也许你从未听说过它们,”他写到。“它们有着各种各样的名字:Occupy Democrats; The Angry Patriot; US Chronicle; Addicting Info; RightAlerts; Being Liberal; Opposing Views; Fed-Up Americans; American News等。”

在这些空间里,人们和朋友进行讨论,决定投票的方式。民意调查和传统媒体错过了这些对话,或者低估了它们的重要性。

记者的反应

新闻教授Jeff Jarvis和John Borthwick为Facebook和其它社交平台如何处理价新闻提出建议。其中包括砍断虚假新闻网站的广告收入来源。来自华盛顿邮报的Margaret Sullivan敦促Facebook雇佣执行编辑监督流量。纽约时报媒体专栏作家Jim Ruteberg认为,如果没有积极的方式消除假新闻,它会淹没事实。

乐观一面:传统媒体依然重要

在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大选前已经完成的路透研究所研究报告所提到的,对传统媒体的公信力持乐观态度。“我们的研究表明,在社交媒体和媒体迷雾时代,新闻机构和传媒体品牌仍然非常重要。”

报告称:“尽管新闻聚合和社交媒体是获得新闻的重要渠道,但是大多数被消耗的内容仍来自报纸、广播、或投资原创内容的数字媒体。在跨越26个国家的调查者中,超过三分之二(69%)的人每周访问在线报纸,62%的人访问广电媒体的在线服务。”

This post is an abridged version of a post that originally appeared on James Breiner's blog News Entrepreneurs and is republished on IJNet with permission.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DaveBleasd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