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报导中引用科学研究而不失流畅?

Jun 10, 2022 发表在 数据新闻
A woman working in a lab.

研究报告、危机报导和专家文件,是为读者解释複杂全球危机的趋势分析的重要资源。

然而,研究报告往往冗长乏味,表面看来难以被记者化为引人入胜的故事;然而事实上这并不是必然。

“我记得去年 COP26 气候危机报告公佈时,我环顾新闻简报室,许多记者对複杂的图表感到厌烦,这并非罕见现象,” ICFJ 全球危机报导论坛的社群经理 Paul Adepoju 说。

“记者通常不确定如何在这类报导中处理行政摘要以外的内容,” 他承认。

作为一名科学记者和《自然非洲》的撰稿人,Adepoju 说他已掌握了如何将複杂又技术性的科学研究转化为简单的新闻故事,而不是单纯引述摘要。

在这次题为 “将研究和报告转化为头条新闻故事” 的研讨会上,Adepoju 与《自然非洲》总编 Akin Jimoh 进行了交谈;Jimoh 为记者分享了如何利用研究来製作易于让读者理解的故事的技巧。

 

科学新闻报导的重要性

Jimoh 指出,COVID-19 大流行突显了科学报导和公众对其理解的重要性。

作为麻省理工学院的前奈特科学新闻学人,Jimoh 获得了向公众传译与解释科学的经验。在担任学人期间,他利用自己的新闻背景来报导科学报告,并将之纳入自己的文章中。

他说:“无论你怎麽看,科学记者的角色就是去弥合那些不理解某事的人和让其他人可以理解的人之间的鸿沟。”

“有个叫 EurekAlert 的工具对我格外有用,它会向有订阅的机构发送有关科学新闻、研究素材或新闻稿的通讯提示。[我] 建议记者加入他们的邮件列表,因为他们还会提前发送未正式对外发布的时事通讯,让人能妥当地计划他们的报导,”Adepoju 说。

Jimoh 说,科学新闻是一种特殊而需要格外小心的报导。“我们需要解释科学,我们是科学与公众必须知情和理解的信息之间的中介,” 他说。

然而,科学记者也必须记住,他们首先是记者,其次才是科学家。“有时拥有科学背景可能会构成自我约束,因为你想遵守科学或研究的伦理。[但] 作为一名记者,你先要遵守新闻伦理,” 他说。

例如,科学伦理可能会令科学家留待研究结果发布之后再去说明事情是对还是错,而记者必须着手处理在截稿时最广为人知的事情,并向读者明确说明这一点。

在最近发表在《卫报》上的一篇文章中,伦敦大学学院哲学系主任 Jonathan Wolff 教授认为,记者将追求平衡报导的方法套用于关乎科学发现的报导中是有问题的,会令人误以为这些发现是存在辩论空间。

如何判断可靠的科学研究

Jimoh 解释说,在搜索报告时,请务必使用官方来源,例如涉及健康问题的权威机构世界卫生组织 (WHO)。

“如果它是一本期刊,必须先看它是在哪裡出版的。有些期刊我们知道是可信的,有些期刊或多或少是模彷样板,它们的存在只是因为它们获得了资金,” 他说。

“研究人员在实验室中花费了大量时间,研究 20 到 30 年,直到找到答案。这将是一项重大发现,而这些研究也是建立在其他人的既有努力之上,”Jimoh 说。

Jimoh 建议记者看看支持这项研究的资助来源,“询问这是否是一项商业研究,涉及甚麽利益,谁在贊助它,以及该出版物有没有对此致以鸣谢。看看文献回顾,它是否填补了既有的研究空白?也查看参考书目:研究是否提供了新的视角?这些都是我们需要不断审视的因素。”

如何选读科学研究报告

查看研究报告时,大多数情况你都能将之拆开作以下的核心部分:

  • 研究结果/发现
  • 针对结果的讨论、结论和建议
  • 参考文献可以为新闻专题提供更多机会
  • 鸣谢

其中,结论或建议一般对记者最有用。Jimoh 表示,对于科学报告和期刊,结果的部份可以让你了解研究人员的具体发现。

“例如,如果你想製作新闻专题,并需要更多报告和相关连接,参考文献和引用内容可以引导你去其他的研究。知道如何阅读报告只是工作的一半;另一半需要通过经常阅读跨学科信息来掌握当前的趋势和发现,” Jimoh 说。

“我们需要持续关注和广泛阅读关键的科学或研究问题,例如气候变化、农业、工程等。我们需要预留时间阅读,因为作为一名科学记者,你需要持续阅读并注意正在 [学界] 发生的事情,” Jimoh 解释。

Jimoh 最后说,科学记者不会在真空中报导,归根结底,他们的责任是就当前问题教育公众。“我们能够利我们所撰写的内容去尝试回应政策相关的议题。一旦我们让受众了解到目前的发展,那将有起上很大的作用。”

更多相关资源

个别研究期刊


图片来源: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