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时报:加州列车事故后的遇难者数据库

porChip Scanlan
Jul 27, 2011 em 专题

编译前言: 7.23动车追尾事故自发生以来,牵动国人心弦,媒体努力跟进、舆论纷纷不止。国际记者网中文站希望从媒体专业角度出发,为媒介提供对此事件相关报道的综合分析,以及国际相关采写经验分享。以下译文的背景是三年前的加州列车事故,《洛杉矶时报》主持了在线遇难者名单数据库,其操作经验可供有心的国内媒体或独立网站开发者参考。

2008年9月12日星期五,下午四点四十分,一列通勤捷运火车与迎面而来的货运火车在洛杉矶西北部相撞。《洛杉矶时报》报道,这次“现代加州史上最大的”撞车事件,造成了25人死135人伤的惨烈后果。

事故发生后第二天下午,《洛杉矶时报》在其网站LATimes.com上为第一批已鉴定身份的遇难者建立了一个互动数据库。通过数据库,读者可以知道每一个遇难者的分类信息,包括姓名、年龄、性别、家乡、身处哪个医院、婚姻状况、有几个孩子、职业、乘车缘由以及事发当时他们在哪节车厢上。

验尸官陆续公布遇难者名单,数据库也随之扩充。现在它包括所有25个撞车遇难者了。每一个遇难者有一个独立的网页,上面有其生前照片,家属或朋友的一段话,一个简短的人物描述,和报纸讣告的链接。

在与《洛杉矶时报》这个项目相关员工的邮件访谈中,我了解了这个限期数据库(deadline database)背后的故事。他们说这是他们制作的第一个限期数据库,速度之所以这么快,是因为他们决定脱离报纸的内容管理系统,这个系统被用来发布文字、图像和多媒体内容。他们选择了Django。

Django是免费、开源的应用程序,它使得在网络上建立数据库变得更轻松更快速。Django是记者程序员Adrian Holovaty开发的,在其网站上,Django被介绍为“为时限性的完美主义者准备的网络架构”。

Chip Scanlan:这个数据库诞生的原因和时间是什么?

Megan Garvey: 周五晚上八点半之前一点,大概是撞车后四小时,(数据库制造者) Ben Welsh给我发了个短信问我,他是否可以根据战争死亡的处理方式,也为火车撞击事件的受害者建一个网站。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他就去做这件事了,尽管我们还在手忙脚乱的采新闻。而且当时我们只确定了很少一部分死亡者名单。

从一开始到网站面世,是谁把这件事做成的?

Garvey: Ben和我快速地讨论了一下这个数据库应该包含什么基本内容(姓名,年龄,家乡,一段引言,一张照片还有一些传记信息),然后他就立马开始做了。

周五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基本的数据格式,但我们还没有确认的遇难者姓名。那个晚上,在我们已经写过的新闻和准备的材料的基础上,我就在家里自己开始把我们在报道中了解的受伤者姓名输入程式。

周六的时候,早上大概七点半的时候Ben和我一起在办公室讨论我们的进展还有下一步还想收集的资料(在哪个医院、职业、乘车原因)。他开始建立登录页面,开始写代码以决定哪些范畴应该公开,以及怎样呈现它们。

那个早上我同时在处理直播报道的编辑工作,所以我在早上九点多向员工们发送了信息,告诉所有人我们想要什么信息,以及把它们发到什么地方。当时我让办公室里一位记者开始检查信息库并输入姓名和联系信息——注明受伤情况是致命伤,非致命伤还是未知——因此一旦死亡名单确认,我们可以很快地处理。Ben设立了程序,好让我们可以根据受伤程度过滤网上正在更新的信息。那时候我们只知道一名遇难者姓名——一个洛杉矶警察局的长官。

傍晚的时候,通过报道我们确认了两个姓名,带有总伤亡人数的数据库在我们的网站上随时更新。周六晚上六点半验尸官刚刚发布了第一批名单之后几分钟,数据库的链接就出现在我们主页上。

软件解决方案

制作数据库用了什么软件,它是怎么挂到网站上的?

Welsh: Django是一个工具箱,有一定水平的网页工程师可以用它丰富的功能迅速构建新的项目。它是为电脑程序员准备的,不是为普通的熟练网络制作人准备的。但它设计得足够精巧,有毅力的业余爱好者也能在一个月内自学并掌握如何使用。如果一个人已经很好地掌握了Python编程语言,那需要的时间就更少了。

其中一个很棒的功能就是自动生成的“管理”( “admin”),一旦数据库设计好,就可以实现基于网络的数据输入。大多数其他的网络架构需要开发者花费大量时间去构建这种机制,这意味着你为永远不能向公共展示的工作耗费大量精力。在开发社区里,Django管理经常被认为是“杀手级应用”,从而将其与竞争者拉开。

所以一旦 Metro员工开始输入,我就能专注于为已经上线的网站建立用户互动界面了。这样我们同时在两项任务上开工,非常有效率,也非常适合像这样的项目。

灾难新闻的信息源

你们依靠哪里的信息来源呢?

Garvey: 我们依靠领域内的报道和洛杉矶警察局、消防局官员和洛杉矶郡验尸官发布的信息。在一些情况下,如果美联社或其他报纸有我们还没有的信息,我们使用这些信息并标明出处。

你们是怎样选定报道范畴的?

Garvey: 基本的范畴是很明显的,某种程度上是照搬了我们在战争死亡名单上使用的范畴。除此之外,我们还想了解受害者在哪个车厢上,以及如果可知的话,他们朝向哪个方位坐,掌握这些信息是非常好的。我们还为资源目的增加了其他一些范畴,比如说其家人和朋友的联系方式,受伤细节还有他们是否与致命的2005年格兰岱尔市火车脱轨事件有关。

我们还为未来的后续报道记录受伤者的信息(这是鉴于许多人受伤的剧烈情况,以防他们后来死亡),但我们决定不在网上公布这些信息。

此外,我们清楚我们想要把读者和事故报道的真实故事和个体们通过某种方式连接起来。当然,我们也想让人们分享他们的记忆。读者们对这个机会的反响很热烈,几乎所有遇难者的页面里都有来自各方的悼念,亲人朋友们和其他想表达慰问的人都贴出了他们的哀思。

回应

Welsh: 对我来说,这个网站一开始只是快速传播遇难者名单的方式,后来被我们的员工逐步拓展,包含了一系列的讣告,又渐渐成为了社区对话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做了自己该做的,设定好了机制,从而读者们就可以接下去做出他们的那一部分了。没有第一步,就没有第二步,但我猜想我们读者分享的故事最终会成为这个网站里更重要的那一部分,超过我们所作的一切。

此文原文发表于IJNet合作伙伴波恩特学院,原作于2008年9月,修改于2011年3月。国际记者网经授权翻译并转载此文。

美国波恩特学院(Poynter Institute)的网站,这家学院拥长达35年支持新闻和民主发展的历史。波恩特学院为全世界的媒体从业人员提供各种在线课程,演讲等培训内容。

此文由国际记者网中文站志愿者于言(Ben Yu)翻译,马金馨(Yolanda Ma)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