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媒体如何反击针对女性记者的网络攻击

主题: 

媒体如何反击针对女性记者的网络攻击

Sherry Ricchiardi | 12/09/17

网络施暴者将瑞典广播电台记者Alexandra Pascalidou称为“肮脏的妓女”,“希腊寄生虫”(提及她的的宗教背景),“愚蠢的心理”,“丑陋的骗子”和“偏颇的仇恨”。他们用帮派强奸或是性虐待的可怕细节威胁她的人身安全。

但是,Pascalidou选择通过公开发表言论,反击女性记者面临的网络骚扰。在2016年11月,她向欧洲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作证,介绍了基于性别的网络暴力言论。 “施暴人”的目标是让我们沉默,”她告诉委员会,“这是隐瞒在言论自由背后的审查制度。他们的自由成为我们的监狱。”

2017年4月,她出席了意大利国际新闻节(International Journalism Festival),讨论了如何处理在线性别歧视。她将这种暴虐和威胁描述为“低强度,不间断的战争”。

“有人说把电脑关掉,它只是在网上,”她告诉悉尼先驱晨报。“它不算威胁,但它的确是。它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了真正的影响。憎恶让人受伤。而且还会激发现实生活中的行为。”

一项研究发现,在Twitter上,女性记者遭受威胁的数量大概是男性的三倍。

其他媒体监督者已经注意到。国际新闻安全研究所(International News Safety Institute)主任Hannah Storm称,网络骚扰是“新闻职业当下的祸患”,是“对女性记者的安全和保障的重大威胁”。

“当女性记者成为目标时,网络骚扰很快就会与男性的仇恨或威胁相关,”她说。“女性更可能遭受污秽图像或身体的暴力。”

研究支持Storm的声明。在2014年的一项关于针对名人的Twitter滥用研究发现,“新闻业是妇女比男性受到更多虐待的唯一类别,女性记者遭遇滥用程度大概是男性的三倍。”

国际女性媒体基金会(IWMF)在2013年的民意调查发现,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在工作中受到在线暴力和性威胁。

例如,印度记者Dhanya Rajendran在网上被诽谤,只是为了在Twitter上埋汰了一部电影。数字新闻平台“The News Minute”的主编被称为妓女,被要求以图片方式上传自己的裸体影片,并指控与她的支持者发生性行为。网络侮辱持续了三天,并产生出超过30,000个推文。

“几乎所有这些行为都充满色情色彩”,Rajendran告诉国际记者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这是一个监督组织,正在为在线反对骚扰女性记者的“ByteBack Campaign”运动提供支持。

基于性别的网络暴力的证据不难被发现。基于范围和影响力的统计是另一回事。

“没有办法猜到什么会引发网络愤怒,”Storm称。“可能是政治,或者像电影评论一样的东西。没有实际的标准。”

基于性别的网络暴力的证据不难被发现。基于范围和影响力的统计是另一回事。

“很难确定具体的数字,”IWMF的Elisa Muñoz说,她将网络骚扰称为妇女记者面临的最有害的问题之一。

一些女性可能会因为担心在线报复,或被媒体负责人搪塞而保持沉默。她们有意识地决定保持低调,避开可能引发网络欺凌的问题。

在西班牙巴伦西亚举行的2016年互联网自由节(Internet Freedom Festival)讨论了如何处理网络暴力的会议。新闻编辑分享的技巧包括:

  • 创建一个网络防骚扰热线
  • 将网络安全教育纳入现有的记者培训计划
  • 记者联动,使记者不会感到孤独,可以相互学习
  • 链接国内外的团体,确定解决方案
  • 探索法律和紧急援助的需要
  • 研究世界各地的网络追踪法
  • 考虑如何处理网络滥用造成的心理影响

记者可以通过来自Fairfax MediaJulie Posetti找到更多技巧,他们在2016年的伦敦举行的国际媒体峰会(2016 International Newsroom Summit )期间,讨论了新闻媒体如何打击在线骚扰和厌女情结(misogyny)。 她的建议包括:

  • 承认问题、认真对待影响。
  • 为女记者提供专门培训,帮助他们处理在线厌女情结(misogyny)
  • 确保高层了解问题,并向全体员工传播
  • 尽早报案,报告违法行为
  • 请求获得技术、法律和心理支持
  • 将编辑资源用于报道这些问题
  • 制定计划,在报道涉及“雷区”的故事时处理潜在的骚扰
  • 制定整体策略:聚集网络安全人员、高级编辑、编辑培训师、工作场所健康和安全团队、以及社交媒体编辑,制定和传播与在线骚扰相关的政策和准则

在接受“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采访时,Posetti公开讨论了在面对不断的在线骚扰时,她所付出的情感代价。

“最终,你将开始审查你自己,”她说,“你责怪自己,感到羞耻。在某些时候,你甚至开始讨厌自己——它又一种难于言语的天性——特别是你不知道这种威胁什么时候毒害你自己时。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Sodanie Chea

Tags: 

发表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Twitter message links are opened in new windows and rel="nofollow" is added.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Please log in or register in order to comment this post.